登录 注册 
  • 1969阅读
  • 0回复

[同人:现世之间]游戏王ARC-V同人《无谎言的交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evil101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9-28

PS75集后突发……琉璃性格自拟,只啃完生肉所以非常不确切,请见谅。
成文其实有点困难,所以请只当脑洞看,谢谢阅览~~


游戏王ARC-V同人《无谎言的交集》

devil1019

假面小丑不曾说谎。
**************************  
某天傍晚,从心城学园高中部放学回来的黑咲隼回到家,看见玄关上的鞋,就知道妹妹已经先自己一步回来了,却不见人影,满屋子唤声,结果却在浴室里。但是贤淑的妹妹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在餐桌上还是热气腾腾,隼瞄了一眼,只有两人份的餐具。

“游斗不过来吃?”

“后天的学园祭,班上要出摊,他被拉去加班加点了,所以特别嘱咐了不用煮他的份。”

“那我先开动了哦。”

“没关系的,不用等我~~

学园祭吗……
一边从碗里拔饭,隼一边回想白天的校园里也是一片热闹的氛围,学生们早就对一年一度的最盛大聚会期盼不已,半个月前就开始组织策划,这两天自己也是作为学生会的重要成员之一在校园里奔波不已,处理杂务和协调人事,恨不得自己如名字一样长出翅膀,想去哪里就像迅隼一样飞到哪里,而不是在校园里反复丈量教学楼到体育场之类的路程。

这些劳累也就罢了,至少让他心服口服。可气的是,每个学校里都有那么一帮子让人烦恼的学生,比如他拒绝了两三次会里会外拜托自己游说妹妹在学园祭上COS鹰身女郎的恳求。这什么逻辑,因为鹰身女郎的卡片角色刚好有长发吗。总之,出于哥哥对妹妹的维护,哪怕是妹妹乐意,那也不可以。

黑咲隼的妹妹,可不是什么观赏花瓶。

吃过之后,默默洗完自己的那份餐具,他打算去浴室门外问琉璃什么时候洗完,自己好排队(?)等候。

走到门外时,眼睛无意中往衣物篮里瞥了一眼,在衣服的最上面,躺着一个看起来像是红色冰淇淋微型布偶娃娃……的发卡。

“你什么时候买新发卡了?”

“嗯?我没有买啊?”

“那这个奇怪的红色冰淇淋发卡是什么,游斗送你的?”

“那个不是啦~~今天在中央公园遇到一个很有趣的娱乐艺人!他邀请我参加他的魔术表演,表演完成之后作为酬谢的礼物~~

什么?不是游斗送的?
虽然说,心城的治安一贯还不错,但是作为学生的话还是不能对这个社会过于放松警惕,因为他们还不足以强到可以完全保护自己和家人,对于陌生人的馈赠,还是不要随意去接比较好。而且,可能是作为兄长,对妹妹的保护本能,他有点抵触自己认可之外的同性,也是对于这发卡有些心塞的原因。

当然,心塞不是丢掉的理由,他是个模范兄长,不能随便处置妹妹的东西,只能跟妹妹说,下次别随意接陌生人的邀请和物品。

谁料到。
“我觉得那个魔术师先生不像是坏人啦~~”琉璃捧着温热的牛奶杯对哥哥说,“和小说电视上的一样,会变出纸牌魔术,礼帽里的鸽子,让卡片变成烟花……学园祭上不就需要这样的人吗?”

“喂,难道你还想邀请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参加我们的学园祭……”

“学园祭本来也不止对本校学生开放吧?我记得前些年学园祭就有外校学生进来游玩,撞坏了咖啡厅的外墙,还参加了组队决斗大闹一场什么的~~

“哦,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那年我还没入学,只听闻学生会的前辈说,维修工作有够头疼,那个大闹咖啡厅的外校学生后来转校到这里,成为了那一届的一段传说。”隼的眼神顺着牛奶的热气飘向天花板,多有无奈,“作为本届学生会的成员,我还是希望少点善后事宜。”

“我保证!那个魔术师的本领还是很到家的!尽管突然间被他的决斗怪兽-秋千魔术师一把捞起来飞到半空的时候还很是吓了一跳,但总算是稳稳落地,就像自己在杂技团里作为女主角一样,很奇妙的体验!他对决斗怪兽的控制一定是达到了心灵相通的程度,才能完成那么高能的动作!”

隼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拜托!我在学生会那边拒绝了至少一打想让你出角色装扮的宅男,你却在这里跟我说你给一个马戏团还是杂技团的艺人配合默契?!还有!对初次见面的女性就这么搂搂抱抱(虽然是怪兽),成何体统,是何居心!

“……你穿的长裙出门还是短裙。”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在这里。

“长裙啦……放心的,我才不会给那些心术不正的家伙有机可乘。”

隼还想追问下去,这时候琉璃手肘旁葡萄色外壳的手机发出熟悉的铃声,是游斗打来的,天色已晚打不到出租车的游斗犹犹豫豫地想拜托隼开个摩托过来学校接一下自己。于是,今天的话题就这么不了了之。

从妹妹的口中套出她的确邀请对方参加学园祭来帮把手之后,把这件事记在心里的隼,到了学园祭开始的当天,借着学生会游场巡查的正当职务,跑去看了妹妹参加的节目,然而和妹妹一起表演的人装在巨大的玩偶套装里,连男女都看不出来,更别说是脸。就算是去后台蹲守,对方却好像故意躲着自己一样,溜得跟泥鳅一样顺滑。

第二天的表演获得了圆满成功,出于礼貌和感谢,琉璃打算请魔术师在茶餐厅吃个晚饭,尽管给隼报了备,作为哥哥还是有着各种担心,带着复杂的心情,他打电话给游斗,麻烦好友去盯个梢,就算有电灯泡嫌疑(喂到底谁是)也要弄清楚对方是不是有着可疑的迹象。

可是,他好像低估了娱乐魔术师那带着职业本能的攻略技能。也许是发现了盯梢的游斗(这眼力有点可怕,也许是妹妹发现的也说不定),结果两人的晚餐变成了三人的聚餐——这样至少提升了安全度。

“对方其实是个外校生,因为崇拜某个娱乐决斗者而学习的魔术和杂技,刚刚从别的城市转到心城来就读,名字叫做麦克。”游斗的表情说不上微笑,至少神色温和,看得出来对于隼介意的这个陌生人并没有敌意或者任何厌恶,“不用过于紧张,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正常人的。”

连最好的伙伴都这么说……隼不禁冷静下来,反省自己是不是连日操劳所以神经过敏了。
“没事,”游斗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下,“并不是每一个邂逅都会成为一段恋情的开端。琉璃这样优秀的女孩会被注意到是很正常的,作为哥哥,你应该骄傲才是。”

对不起,我焦虑。

让隼松口气的是,幸好只是外校生,不会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搭讪妹妹。
这么想着,他的焦虑很快得到了缓解,妹妹也不会总是谈起这个外校生,以证明她的心还没有跑出这个家。

直到有一天——
周六的早晨,为了让妹妹睡个懒觉,隼决定自己起来给妹妹做早餐。
虽然平日里是琉璃做饭多一些,这并不意味着哥哥在烹饪这方面会像心城某著名科学家的厨艺那么……嗯哼我们消音比较好。

隼的围裙上有着鸟类的图案,关于图案到底要用猎鹰还是还是林鸮还犯过一阵选择困难,最后妹妹和游斗都赞成选另一件画着傻乎乎的黑乌鸦的Q版图案的款。

走进厨房刚刚打开家里的窗户,就看见自家宅外有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的人影在门口附近可疑地徘徊。

他透过门上的猫眼向外望去。
来人带着杂技团里随处可见的小丑帽子,身着古怪滑稽的表演服装,看看手上的表,又不时往屋子这边望望,然后又坐立不安地在原地打转,似乎犹豫着要不要大声喊出什么——疑似在等人。

喂喂,不会是那个会娱乐决斗的外校生吧?已经熟到了可以直接按地址摸到家门的程度了吗!
心中不悦的隼没想太多,抄起准备煎蛋用的锅铲,打开家门走了出去,准备随便找个借口打发他走。

“请问这里是黑咲琉璃小姐的家吗?”小丑倒是很有礼貌。

尽管有一万个想否认,但是宅邸外面的铭牌上写着黑咲这个姓氏,想不承认还真难。
“你找她什么事。”

“拜托,请不要用这么可怕的脸色和语气……我会很紧张的。您好,我是琉璃小姐认识的人,因为今天是我们学校举办学园祭的日子,前几天我邀请她去我们那里做乐器的演出,她答应了,所以今天我特地来接。”

“她还没起床。”隼没好气地说。

“是这样吗,”小丑挠挠他的帽子,“看来是我来早了,这么早来叨扰您家真是不好意思,那我再等等。哦对了,还没做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叫做麦克,您好,琉璃小姐的兄长。”

“你怎么知道我是她哥……”虽然也不难猜,但是素未谋面过。

“穿着这么有趣的图案围裙的,基本不可能是男朋友。”小丑自信满满地说,“每个女生都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帅气无比,而您穿出来的效果倒是比较蠢萌蠢萌……尤其是与您本身当前气质的……强烈反差萌。”

“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我现在的样子和你一样滑稽吗!”

“这个我不打包票,如果有幸能够请到您光临我们学校的舞台,观众会给您答案的。”

正在隼徘徊于立刻翻脸暴怒还是甩对方闭门羹的时候,二楼的阳台上传来妹妹的声音。
“不要那么急躁啦~哥哥你穿什么都是最帅气的~”琉璃向他微笑着打招呼,与明媚的天气十分相称,“我和游斗都是这么想着,才给你挑了这件围裙啊~

隼开始怀疑游斗到底是受了什么威胁还是接受了某种贿赂。

“失敬失敬,美丽的少女永远是正确的,她们心目中的兄长始终是人生中最为特殊的‘男朋友’。”
小丑的敬礼和语调似乎并不是充满嘲讽意味,反射弧有点长的隼对这句话反应了好一会,才微红着脸撤销了刚才强烈的敌意和厌烦的心情。

能正确认知自己地位的家伙才是识时务之人。

半年以来,这个外校生并未频繁叨扰黑咲家,只是有过几次约之后,隼忍不住问妹妹,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外语的时候,海外腔挺浓,发型有点滑稽,充满娱乐精神,懂礼貌而且很绅士风格,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能制造气氛,给大家带来开心与欢乐的人。”琉璃自己也不能说出更丰富的印象概念,大概是因为平日里交集不多。

没有多久,突如其来的战争降临了和平的城市,在残垣断壁之中,每个人都是受难者,对于未知的明天,他们迷茫的迷茫,反抗的反抗,早已没有了娱乐的心思。

琉璃对此体会最深。
前不久她还能参加各个学校的愉快祭典,跟麦克一起合作出演节目,在舞台上接受众人欢呼,逛着夜市给哥哥和游斗买小吃,在手机里翻阅着各种愉快的留影。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欢乐比食物和饮水更加短缺,恐惧与悲伤如阴云罩顶。在难民聚居的体育场馆里,她得自己照顾自己,节省手机的电量,以备随时接听来自前线的,两位至亲之人的通讯。

信号随时不稳,远处的任何一声爆炸都能让她的心腾上半空,她握着传来杂音的手机,跑出勉强遮雨的体育馆,想要爬上一处略在高处的废墟,看看爆炸的方位到底是在哪里。为了适应现在的地形,她改变了昔日淑女的裙装,变得更加干练,以应对随时可能遇到的学院走狗,毕竟,变成哥哥的弱点,那种事简直不可容忍。

黑咲隼和游斗都不肯让她上前线。
这并非仅仅出于对女性的保护,同时也考虑到难民区需要保护的人手,抵抗者需要在后方保留一定的资源。
可是,琉璃没法不担心他俩的状况,每一次的爆炸仿佛都会将自己变城另一种意义上的“惊弓之鸟”。

在距离避难场所大概两百米远的地方,有一处高台,那里能眺望到城市很多地方。

今天的她似乎并不走运,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学院”的番犬已经偷偷溜到距离难民安置点如此之近的地方。三只低等级的机械猎犬从不同的方向逼近自己,而身后已经没有退路。

手边两米远有一个汽油桶,如果能成功点燃倾倒的汽油的话,不知道能否稍稍阻挡一下这些猎犬……估计没什么效果吧,这样想着,她打开决斗盘,但是起手的手牌里并没有足以能同时应对三只猎犬扑袭的怪兽和魔法,场面一时非常棘手。

就算先打倒一只,另外两只也会对自己采取直接攻击,这跟决斗盘上的规则并不相同,战场就是战场,不会讲究礼仪。再说,这些凶猛的猎犬跟有机生命体的犬只一样,既是训练有素,也能本性疯狂,它们不会给予决斗者太多的迟疑时间。

这时,决斗盘的PDA通讯上插进来一个还算熟悉的联络。
“琉璃小姐,我看到你了,我在高台的下面!我数一二三,向天空伸出手,什么都别管!”

如其所言,少女向天空伸出了手,带着一种莫名的祈愿。
一声嬉笑从头顶划过,高空秋千魔术师带着光轨与风痕从高处荡下,吸引了猎犬的注意力,然后顺势一把抓住琉璃的手,将她从高台的边缘上抓起,逃离了猎犬的包围。

若不是战场的现实,少女大概会产生一种被王子拯救的幻觉。
“麦克……你不是在袭击的最初就逃出心城了吗?”

“有些东西忘在这里了,感觉不回来拿心里很不舒服。”

“现在这里是战场,比起那些身外之物,性命才是最为攸关的。”

“一开始我也准备拿了就走,但是看到你的危难,总觉得不出手简直不配称之为决斗者。”

“是决斗者就该上战场哦~

“可惜,我没办法娱乐那些根本不理解我娱乐精神的‘决斗者’。再说,像我这样的人,比起在前线战斗,也许更合适给失去笑容的人们唤醒回忆,毕竟,总是活在恐惧和痛苦里,总有一天会连挣扎的力气和精神都失去。看看你,是不是我走了之后,笑容也失去了?”

突然间被对方的双手轻拍上肩膀,用关切的眼神凝望着,琉璃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无奈地苦笑着:“我不会忘记笑容,只是希望它不是如此苦涩的味道。谢谢你来救我,麦克。”

“叫我丹尼斯也行哦~~麦克什么的是艺名,我现在已经没有地方继续成就我的艺术了。”

“即便如此,你还有志向为人们带去笑容吗?”

“那倒是有……”他挠挠海藻状的头发。

琉璃的眼神指向不远处破损的体育场馆,里面沉湎着一种沮丧和绝望的氛围,就像是驱之不去的传染病:
“喏,避难点的孩子们,应该需要你的安抚,能为我们尽一份力么?”

“当然。说起来,你也不过是稍微年长一点的孩子……熟人原则,应该先为你带来笑容才对。要我给你讲个古早的笑话吗……”

伴着丹尼斯充满娱乐风味的笑话,一路上琉璃始终不敢笑得太大声,怕引来新的敌人,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安全抵达了避难点。

琉璃踌躇再三,最后还是没有把自己今日遇险的事情告诉哥哥和游斗,毕竟让他们在前线分心可不是什么好事,在确认了至亲平安之后,她这才昏昏睡去。


第三天的傍晚,她拎着过去的油桶,前往一处供水点取水,在排队的时候,看见丹尼斯远远走来,身边跟着一个笼罩在斗篷里的少年。据介绍,是丹尼斯认识的人,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下,话题就被转移到诸如今天战况如何,难民们还好吗之类的日常上了。聊过几句之后,琉璃取好用水之后与丹尼斯道别,各自回去住处。

没想到的是,那个笼罩在斗篷里的少年突然闯进自己的帐篷,伸出手来,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
任谁都不会接受这样莫名的“邀请”,少年用半是戏谑半是无奈的口吻说,那不好意思,是要决斗呢,还是直接动用武力呢,完不成任务,我会很困扰啊。

没太多想,琉璃抬腿就是一记碎蛋击,趁着对方痛苦的机会,拔腿逃出了帐篷。

不过,她的气味和痕迹被学园的猎犬完美地追踪了,任她在熟悉的城市里如何翻越那些残垣断壁,试图躲过那名面孔与游斗十分近似却散发危险气息的少年,到头来枉费力气,皆为徒劳。

只好用最后的手段,她不再逃走,而是展开了决斗盘,在离开避难点之后,也不会对人们造成过大的惊扰。
“难道,丹尼斯……也是跟你们一伙的吗?!”虽然不想这么怀疑,但最直接的答案往往就是真实了。

“啊拉,他果然没说啊。”

“可恶,难道这半年以来,他一直都在欺骗我们……欺骗整个城市吗?”

“犯不着用欺骗整个城市这种大帽子扣给他吧……如果你是介意前天晚上他没有解答你的疑惑……唔,你还记得丹尼斯是怎么介绍我的吗?‘我认识的人、朋友’……而已。”带着一丝游戏般玩乐的残暴气息,游里戏谑地摊开手,月光照亮了他小恶魔般的笑容,“那家伙想当个人前的好人,所以诱拐的事情还得我来下这黑手。至少,在接受到新的使命之前——他对你、你们说过的一切,并非谎言啊,琉璃小姐。”

-END-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