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926阅读
  • 0回复

[同人:现世之间]游戏王ARC-V同人-《二重假面》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evil101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9-23

PS:看完第74集的突发,随时会被打脸的脑洞,但是仍然想要写出来,想在新一集到来之前抓紧将闪现的灵感和可能性捕捉。ARC-V又过了这么久才让人抓到一点有兴趣的梗(气得打滚)。

游戏王ARC-V同人-《二重假面》

devil1019

当自身已失去真实。
**************************  
海藻头的青年睁开昏睡已久的双眼,视网膜上一片模糊的白色,他努力刷新自己的眼帘,花了好几分钟才看清天花板上花纹的纹路和白炽灯。确定自己的视力并没有发生重大问题后,侧过头观察房间里其他景象,看到的是洁白崭新的单人床,厚薄合适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旁边是在灯光下透明发亮的输液管,以及滴滴声没有间断过的监护仪器,再加上头部的某处的刺痛尖锐地传来……他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的病房。

伸手颤颤巍巍地绕到脑后轻轻触碰并确认痛觉传来的地方,发现只有纱布包裹,伤口的那一处连头发都没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青年突然不止头痛,连心都痛了起来:虽然从前面看起来似乎没问题,但是发型毁了就是毁了。

“我这是在哪里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是头痛,身体各处的隐痛都在提醒他,恐怕难免是跌打损伤所致,可是回忆仿佛上锁了一样不肯对他打开真相的大门,令他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所以摔出了人生最惨烈的滚雪球。

随即,某种本能“哗”地跳出来否认:这不可能。
我的平衡感是最好的,最好的。
我可是……

哎?
关于“我是什么”,似乎又变成了一个被关在神秘铁门里的谜团。
随即,他不断向自己提问,得到的只是更多被关起来的门,对自己的了解竟然空乏到这种程度,简直就像是因为饥饿而徘徊在生死边缘的行尸走肉。如果不尽快得到治愈饥饿的“答案”,保持这种理智的思考方式很快会改变,偏激到谋杀自己的精神。

谁都好,请给我画一个饼。
他难过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略过了墙角与天花板交界处的小小电子眼。

道化师(小丑),醒了。
凝视着他的眼,向另一头传达了机械的提示音。

十五分钟后,病房的门传来了轻轻的叩响。
海藻头的青年从抱头苦思中挣脱出来,仿佛下一秒打开那扇灰白房门的人就是给自己带来丰富“大餐”的厨师,不论是谁,只要看到一个人,会说话的人,就好像是上苍派下来的救世主。

“我进来了。”礼貌的态度,进来的少年有着紫色的头发,说不清像是超市中紫甘蓝切面一样奇怪的发型,带着探病用的花束,还有一小盒可能是食物的盒子,向病床前走近,先是将盒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将花束放到对方刚刚腾出的手中。“睡了个好觉么?恭喜回到清醒的世界,丹尼斯。”

“丹尼斯……?”身穿紫色礼服式制服的少年态度还算友善,可是眼神却是十足的狡黠,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可以归类为“淘气的朋友”的类型。青年垂下眼角,视线茫然地回到手中的花束,又看看少年,“……那是我的名字吗?”

少年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难过地用手捂住了半张脸,然后另一只手的指尖方向越过青年的头顶,让他想办法挪动身体,稍稍转身,看一下病床床头上方的病人资料卡。

姓名:丹尼斯·麦克菲德
年龄:17
性别:男
学院等级:奥贝里斯克·蓝 【精英级】
入院病因:战斗中受伤

“居然会被心园那种地方的惊弓之鸟啄到脑袋,这可真不像你啊。”

“等等,你是……?”

“不能殴打病人是医院的规矩,但是我希望你能尽快想起一切的事情,丹尼斯。比如,我是游里,你的朋友——这件事。”

“游里?”

“一年前我们在你的宿舍里打扑克,你出千被我发现了,死不承认,然后我们争吵起来,被教授喊去亲自训话了一顿,因为我的声音比你大,教授多扣了我当月250DP的零花钱。”说着,名叫游里的少年打开他自己带来的小盒子,里面露出一个有草莓装饰的奶油蛋糕,他用餐刀小心地切了一块,“一时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来,吃点甜食会对脑部的恢复有好处,我猜最近你需要回忆起很多的事。对了,这蛋糕的我从素良那里讨来的,你知道他对甜食一向宝贝的很,如果不是探望你的话,那个小气鬼才不会松口。”

随着游里的提示,丹尼斯心中的铁门打开了一扇。
游里是自己的朋友,在学院的朋友,同为最精英等级的决斗战士,两人与其说是朋友,更像损友。
有了一扇被打开,就能在打开的门上获得下一扇门的钥匙。被关键字串联起来的线索,似乎逐渐在黑暗的混沌中清晰地闪亮起来。比如素良,酷爱着甜食,玩世不恭的少年,紫云院素良。一个一个关键词引申下去,逐渐构筑出丹尼斯·麦克菲德的印象雏形。

原来自己是一个用娱乐的方式去作战的决斗战士。
优越的、优雅的、优秀的——学院精英。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游里?”

游里的表情耐人寻味,但更多的好像是一种哀悯失忆症患者的意味。
“长话短说,剩下的会学院教室会有专门的录像放。我们一起去到一个叫做心园的城市快乐地遛狗,但是呢,那个城市对我们可爱的猎犬一点也不友好,还有人放出凶恶的老鹰来啄它们……当然,你玩得太溜的时候粗心大意,对方的凶鸟啄你头上了,就这样。”

“……居然被鸟啄……”

“素良都嘲笑你,身手那么的好的娱乐型决斗者,敏捷点到底是高到哪里去了。”

“难怪,刚才醒来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在心底对我说:我应该能闪开的,我不会因为平衡感不好而摔下楼梯……什么的。”

“现在不用想太多,安心休养。等你伤好了,我会告诉教授让他找医生来,保证不会让你手术的地方留下一块突兀的‘地中海’的。”探病的少年嘟囔着马上中午十二点食堂的高级餐厅今天会有美味海鲜我得赶紧走了,一边安慰还没缓过劲来的丹尼斯,“对了,你的卡组我给你找回来了,不过有几张稍微有点残损,学院的后勤部正在给你修复,修复完毕后再给你带来。就这样,我先走了,拜拜。晚点也许素良会来看你。”

丹尼斯的确还没有消化这脑海中无尽“开门”的冲击,但是游里话中提到的“教授”一词,却让他忽然眼前一亮,在游里的身影跨过病房门口的刹那,他条件反射地嚷了出来:“等等,教授他自己不就是个大光头吗?!”

移动的紫甘蓝发出惊天动地的畅快笑声,顾不上医院关于肃静的基本原则,夸张的音量在走廊里久久回荡,余音绕梁。

素良带了更多的零食(全部是甜食)来看他,看样子是花了大手笔,丹尼斯看到一手推车的甜食,满脑子都是自己吃完之后发胖成球,然后被面前这个没多大的小孩子踩在脚下玩杂耍的样子。

这孩子毒舌的程度比游里温柔多了,至少没有挖苦他多少,只是跑来陪他打打牌聊聊天,并亲身表演什么叫吃掉大量甜食而一点都长不胖的生长奇迹。

过了一阵——
“看起来没有留下明显的伤疤。”教授很认真地查看了丹尼斯的后脑勺,“头发的生长很成功。”

打从心里高兴的丹尼斯,同时狐疑地观察着教授,为什么这个人却没有享受如此有效的科学技术。
也许有些人觉得光头也是一种个性吧。

“游里和素良告诉我,你恢复得很好。”教授摆回他高大魁梧的英姿,犹如镇守着学院的方尖碑一样稳重而神秘,充满一言九鼎的威严,“介于我们对XYZ次元的战争已经收尾,你这样的精英级别就没有必要再去那里搞什么无聊的善后工作了。我将指派你一个新的任务,充满挑战,而且只有奥贝里斯克·蓝阶级的精英才能完成。”

丹尼斯愉悦地拍了拍胸口,精神饱满地回答:
“感谢教授的赏识和信任,这是我的荣幸,敢问这充满挑战的新任务是?”

“到基础次元去,入读LDS的分校,必要时参加LDS的一切比赛活动,务必要成为那里的精英,后续行动计划会陆续传到。”

“为什么是去基础次元?还需要隐秘的行动吗,现在我们的技术与战力都已经游刃有余,为什么不像我们进攻XYZ时那样,直接开进去就好?”

“基础次元隐藏着某种‘命运的因子’,我打算调查之后再做其他打算。再者,我的妻子和儿子还在那里……”

“教授我理解了。”

“不,你不理解……”

“我不会告诉游里您怕老婆的……”在教授的瞪视下,怕字后面的那个词很快就消音了。“呃,那个,我是说,您怕……伤害到家人?”

“他们已经与我彻底决裂了。不能理解我的志向,只好分道扬镳。”说着,教授从口袋里摸出一叠卡组,递给丹尼斯,卡组面上的第一张是“Em 高空秋千魔术师”的超量怪兽,“你在战争中散落的卡组,已经修复完毕了。”

丹尼斯条件反射地接过卡组,心头却很纳闷,不由得嘟囔出声:“我们不是对XYZ次元开战了吗,为什么我的卡组里会有这只……超量怪兽?”往下翻,还有更多。

“你忘记了吗?我曾经派你到XYZ次元也进行了卧底,这张怪兽成为了你的王牌,你在那里作为娱乐决斗者,用决斗的秀讨取了他们的欢心,麻痹了他们的戒备。还有,你用这张卡潜入了许多难以潜入的地方,瓦解了他们的防御手段。”尽管教授这么信誓旦旦地说,丹尼斯还是回想得很困难,好像有这方面的浅薄印象,可惜还不如自己脑补一个来个清晰,教授把这样的疑惑归结为脑部损伤导致记忆障碍所致。

“哦……是……这样啊。”难怪会被称作王牌。
丹尼斯一边回想着,一边整理卡组,在Em为主的卡组中,他从底下薅出了与娱乐奇术师们格格不入的机械生物,是游里说过的,凶猛猎犬。“为什么会有这些在我的卡组里……”画风不一致啊教授先生。

“不要奇怪,你的卡组主题的娱乐。就看你决定是要娱乐别人,还是娱乐自己。”显然,卡组主题混合的协调性这种问题,教授决定交给决斗者自己去思考,包括要不要决定使用这样卡组的自由。

“以什么为界限好呢?”

“你自己决定一个界限比较好。”

丹尼斯想了半天,看着卡组最上面的秋千魔术师,认真地做了一个决定:从这张卡被破坏的时候开始。

卡片上的秋千魔术师看着他,在假面下微笑。
霎时就像是被电到一样,心中某个开关被打开了,思忖着教授说的“我的王牌”果然不假,传说中决斗者与卡片心意相通就是指的这个!可是关于这张卡的来历,他又遇到了难以开启的铁门。

耐不过磨的教授终于告诉他,他以前在XYZ次元卧底时遇到过一个叫榊游胜的娱乐决斗者,崇拜得不得了的那种,这个人教了他很多娱乐决斗的方式和诀窍,因此才在那个世界的城市里更好地潜伏了下来。

“因此,这张卡是你功勋的记忆。”

丹尼斯出发了,带着他自己小小的骄傲,精英阶级的荣耀感,更多的谨慎和精明,还有道化师的精巧假面。

学院的一隅——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的‘手术’很成功。”紫发的少年站在教授的身边,屏幕上是LDS分校的某处画面,由融合次元的监视者所拍到的画面:丹尼斯有认真在学校里上课,用圆滑方式来处理人际关系,以套取LDS的情报。“基础次元里没有人认识他。”

“但是……我不保准XYZ的残党可能潜入了基础次元。”

“不要那么杞人忧天嘛教授,不会有那么巧,逃到XYZ的残党里刚好就有人认识他,然后哭着扑上去抱住他拼命摇晃,倾诉衷肠,更不可能有人足以动摇他的意志,揭穿他原本的‘真相’。”少年狡黠的笑容多多少少不怀好意,“他的‘假面’已经渗入了皮肤与肌骨,大脑的深处,取不下来了。”

一片一片的假面,欺骗他人的假面,连自己也欺骗的假面。

“但愿我们学院的措施是足够到位的,甚至在他的ACE卡片上都动了一番手脚。”为了防止所谓的“卡片怪兽与决斗者心灵相通”的奇迹在丹尼斯身上发生“不需要的作用”,就连秋千魔术师的笑容都作假了。

“秋千魔术师只会变成他的一个开关,一个折点。当魔术师的假面落下,他的真面目也随之揭开——光是遐想这一幕,都让人觉得心情无比畅快。魔术师,集神秘与技巧于一身的大成者,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精彩的剧目呢?真是让人拭目以待呀~~

关注着荧幕上丹尼斯游刃有余的交际谈话,教授感慨地说到:“就让他自此,带着假面永远迷失吧。”

再也不要想起,自己曾经是那座充满童话色彩的城市里,一个在公园里用卡片与魔术带给人们欢声笑语的,普通的娱乐决斗者。

-END-

下集随便打脸吧,我先爽了就好XD ~~~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