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082阅读
  • 0回复

[同人:现世之间]游戏王ZEXAL同人——《隐匿之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evil101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5-19
PS:很久之前的一个脑咚,现在才想着写出来。有兴趣的来看看噢~~

游戏王ZEXAL同人-《隐匿之星》

devil1019

“你的星星在天上闪耀。”
*****************************  
“……”
“…………”
“………………”

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沉默,快斗不耐烦地放下叉子,双眼微眯,盯着对面那位现在算是熟人的那谁谁的面孔,简直有种让人再拿起叉子戳戳他的眼球出来蘸酱油的冲动。科学家的大脑回路绕了几圈之后把这样的暴躁的念头飞快掐灭,最凶暴的贝库塔都做不出的事,自己当然更不行,于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问他:“……既然是来我家蹭饭,那就好好吃,吃到一半发什么愣。”

“呃……啊……”有着湛蓝双瞳的金发少年这才松开一直咬着的叉子,从灵魂出窍的状态回过神来,义正辞严地反驳。“怎么能说是蹭饭,还不快感谢我大发慈悲帮你解决了早餐问题。”

“虽然是你做的,那也是你突然蛮横地闯进来,还不走正门,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冲着没睡醒的我声称要借厨房,作为主人,我连允许的时间都没有。”每天早晨雷打不动给弟弟亲手做早餐的享受与自豪突然被剥夺了,你觉得为什么我要感谢你不可——快斗忍了又忍,掂量这句话说出来估计又要吵架吵到决斗来分个对错,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血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来说,麦扎艾尔没有弟弟。唯一算得上亲人的大概只有金龙老爷子,他俩之间的相处模式跟自己和弟弟又不一样。宿主可以对精灵发脾气,可是自己不能对亲爱的弟弟发脾气啊。

“吃饭就吃饭,哪来那么多一本正经的意见。”麦扎艾尔直直回瞪,烦躁的气息开始逐渐弥漫,“我今天没有多放半勺盐在煎蛋里,你如果吃出了什么异样劳烦直说,别摆出你科学家的谱,需要一步一步论证出我今天来这里下厨是彻底错误的。”

“好吧,鉴于刚才你在下厨的时候一脸郁色我没好多问,现在总能对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到借厨房的地步?”在快斗的右手边,两手握着暖暖的牛奶,阳斗一直目睹哥哥和麦扎艾尔之间沉闷的对峙,完全一脸搞不明白的表情,但好奇心强烈,想要知道答案。

问到重点了,驭龙使之一上下拧动了漂亮的眉毛,咬牙切齿:“还能怎样,贝库塔那家伙,昨晚炸了厨房。”

天城兄弟不约而同地愣住了,或者惊呆了,稍微有点难以置信。
“如果你跟我说,他穷极无聊,又丧心病狂发作,炸了凌牙的水族箱或者璃绪的八音盒,我丝毫不怀疑。可他没事去炸你们的厨房做什么?”那是公用设施呢。

“我昨天下午在学校的画室里逗留了一会,”继续绘画自己的爱宠107,“因此回去晚了。那时,贝库塔和游马已经占据了我们集体宿舍的厨房,他俩突然发疯想起来要烤火鸡!而且我回来的时候,只看见他俩在切水果,就没放在心上,回了房间。没想到填得满满的火鸡已经塞进烤箱里,我根本不知道里面放着可怕的炸弹。”明明什么节日也不是!

“真难得贝库塔还愿意做点正常人做的事,这样的话游马和我们都不会感到困扰,你要知道,修正一个熊了很久的孩子的性格,那可真不容易。等等……你说什么?!和游马?!”

“我太轻敌了。”时空龙的主人稍微有点沮丧,还多少有点后悔,“忘记了两个厨房天敌一起下厨时,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不是乘以二那么简单,而是平方。”

“德鲁贝竟然没有阻止这种惨剧的发生?”这句话是阳斗问的,连他都熟知七皇宿舍的舍长兼管家是谁了。

拜托,你当我是什么,灾难预知的天线吗?!
“惨剧要发生,那都是天意。我没有预知的能力。恰巧,德鲁贝陪纳什他们买东西去了,剩下两个在家的也只知道有人做饭真好,今晚有大餐吃,看电视看得欢天喜地,根本不管厨房里正在酝酿何等危机。”

“他俩到底塞了什么可怕的炸药进去……”

“事后德鲁贝清问起来,贝库塔拿出了购物清单做凭证,为自己和游马辩护说绝对没有购买和塞进去奇怪的东西。德鲁贝审查了一遍也挑不出啥毛病,兴许是那只火鸡太肥厚,或者是烤箱本身出了毛病总之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和责任归结,只好今天上午再跟纳什一起出门买烤箱阿里托和基拉古出力,修复厨房,早餐什么的让我们自己看着办。我不想跟阿里托他们在外面吃,所以就跑到你这里来解决。贝库塔那家伙,脸上还贴着创可贴,不也厚着脸皮去游马家蹭饭了。”

快斗这才不好意思地想起最该先问的话:“游马……他俩没受伤吧?”

“还好咯,我们的体质怎么也比普通人类要硬得多。听阿里托说,贝库塔那家伙听到烤箱里的异响越来越不对劲,还算是反应迅速,及时把游马推出了厨房门口,他自己的伤至多也就是蹭破点皮的小问题。”自从大战结束以来,那家伙真是越来越有人样了,令人欣慰——唯一不好的是,做的事没几件让人可以完全放手不管。游马那个老好人总是央求说,劳烦你们多多指导他嘛。这种夹杂在进步的希望与暗藏的危机的之间,犹如正在天堂与炼狱的缝隙里挣扎,时常让同居人们感到心力憔悴——除了某两个啥都不管的玩乐派。

“呼,那就好。”大少爷长长地松一口气,“真是两个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说得我们好像有很多颗心可以拿来给他们破费似的……”麦扎艾尔强烈地“啧”了一声表达不屑。

“那你也不需要像我这样日理万机。你怎么了,大清早一脸颓丧的模样,莫非让你困扰的事情还不止这个?”

被反问到痛处的人推开了空盘子,双手交叠在餐桌上伏了下去,把头埋进了臂弯里,似乎是困意犹在,瓮着声回答:“……让我思考一下,再决定说不说。”

你也让人很不省心呢——天城兄弟俩对视一眼,在心中达成了默契。

在度秒如年的一分钟后,时空龙的主人依旧没有抬头:“其实,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有多离奇?大概应该跟贝库塔要实行的下一次阴谋与破坏无关?”

“说对了,无关。天天梦里都还是他,那我就不是神经衰弱那么简单的精神问题。”估计反社会反人类的人格都要生出来了。麦扎艾尔稍微把头侧了侧,金色的头发柔顺地沿着右脸的轮廓弯曲,双眼犹带倦意地微睁,显现出些许慵懒和无戒备,或许他只是想找个还算比较信赖的人倾诉而已。“……我梦见了,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

从最初坚持异晶界高贵战士的那份孤傲,到现在与普通人类融洽地共进早餐,在同僚与友人们看来,麦扎艾尔的偏执已经远远没有那么严重了。快斗私下里对游马分析,也许宿敌所持有的厌恶感来自他当初所承受的所有背叛,那份憎恨,使他如此蔑视人类。

现在,麦扎艾尔已经能够稀松平常地对大家说起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感受,但是更深层的,还是习惯找特定的,他认为比较亲近的人来说,比如决斗意味上的“宿敌”。“宿敌”这个概念给快斗带来一些被动和无奈,不过看起来对麦扎艾尔来说却很重要,那大概是“我看得起你”的书面写法。因此,“你是我看得起的人”,那么,意味着“我信任你”,所以,来听听我不愿意对别人说的小故事?


梦不算长,但是场面非常混乱,一部分跟自己在月球上决斗时,金龙老爷子所引出的回忆是契合的。
麦扎艾尔记不起攻来的军队是罗马帝国的,还是贝库塔国家的侵略军,甚至在火光中,敌人的装束都让他分辨不出,也许是记忆的信息残缺的缘故,也许是自己慌忙逃亡,惊惶未定,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记忆。

然后在梦里出现了一个人,隐约定义为“自己的侍卫长”。
曾经身边有过这样一个人吗?现在已经无法确定了。

那个人并不比自己高多少,甚至连年龄也和自己相近,怎么可能是王家的“侍卫长”这样的角色。
在城市的边缘,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匹马,在高高的马背上,向自己伸出救援之手。

幼年的自己,在那种情况下,视角所见,对方是如此高大,值得信任。
在本能地伸出手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背后带了一个只有几岁的孩童,瑟缩在阴影里哭泣,不知道是他的弟弟还是路上救的小孩。眼见自己的迟疑,对方又大吼一声,所幸火焰燃烧城市和市民们哭泣奔嚎的声音掩盖了他的音量:“殿下!别迟疑了!跟我走!”

这一刻在梦里,仿佛定格为了一张有声音的相片,足以被当做历史残片被放在相框里装裱起来。
令麦扎艾尔震惊的是,他确信自己挺到的声音,跟快斗是毫无二致的。

他被拽上了马,两位少年和一个孩童,在焚城的火焰逆光映照下,向无尽的远方逃走。

逃走的过程在梦境的“走马灯”里被省略了很多,尽管现在的麦扎艾尔用年幼自己的视野和身躯在感受这段类似于回忆的故事,可是自己的意志已经无法干涉它了。他只记得那双眼睛所铭刻的坚毅、熟悉的眼神——甚至对于眼睛的真实颜色,被火光和阴暗所干涉的颜色都分辨不清——还有声音,可谓忠诚和值得信赖的意志所表达出来的声音。

故事的结局不甚美好,大难不死没有写给每一个人。如金龙所言的那部分记忆,自己活了下来,晕倒在沙漠里,遇到传说中的龙之精灵,才得以生还。

可是当初救到自己的人,还有跟他在一起的那个比自己更小的孩童,与自己分开,被沙暴分开,失散了。
梦没有下文,所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梦没有下文的遗憾,还是……梦里有我的角色?”或者我弟弟的角色?
从快斗观察的过程来看,麦扎艾尔还特意将头侧转了一个方向,虽然仍是枕在双臂上,眼神却有一会是放在阳斗身上的,大概是想要与梦中的人像比对。

“呐,一个很无聊的梦,对吧。”麦扎艾尔轻微地自嘲到。

单单以科学家的角度,这样带着小说般剧情的梦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有益成分,至多是大脑无法彻底休息,去记忆的深渊捞起过去的碎片,黏吧黏吧凑成了一卷短暂的走马灯胶片。不过宿敌特地提起自己,倒有些让人不好意思了,不好擅自揣测,快斗只好按照对方以往的性格来做出回复,顺带敲打一下真意:“我还以为你要说,连在梦里都要受我的恩惠,这份屈辱真是难以下咽。”

有道是刚睡醒不久的人,表现出来的往往都是最真实的一面,麦扎艾尔坦然地晃晃脑袋: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今早从你家天台下来找你的第一件事就不是借厨房,而是决斗。”

时空龙的主人没料到的是,天城快斗拨开餐盘和刀叉,双手握着温暖的咖啡杯,凝视着杯里几乎无法映出倒影的褐色混沌,说出了这样的话:“做这种看似荒诞但剧情合理的梦,也不是你的专利。”

“喂……别告诉我,你做过跟我类似的梦,只是视角不同。”

“……那是梦吗?”快斗摇摇头,但也没有完全否认,“我以为只是彻底断气之前,‘一瞬间等于无限大’这个假说成立时,临死的幻觉罢了。”

科学家也会产生幻觉?噢,听起来有哪里不太科学。
“反正今天周六不上课,我也不管宿舍里那些善后修复的事。说来听听,同样曾为死者的,你的故事。”


冰冷侵袭,氧气夺去,成为月球上冰冷的尸体——快斗从未构想过自己离开人世的场景会是这样。
为自己送葬的是可敬的敌人,自己赢得了艰苦卓绝的胜利,陪葬的是忠诚的仆人。
满足了吗?
如果能在此刻就听到游马胜利的消息,那么,一定能够就此安心地长眠。

可是,正在这时,从意识的深处,有两种颜色被同时触发了。
一个十分清晰,是龙皇的蓝色,虚影的浅蓝色光芒勾勒出No.62-龙皇的身形,是它将决斗者——自己的灵魂之火护在胸口,抵触、警戒、敌意,越发升高的龙啸声让人感到惊恐和害怕,龙皇在抗拒着什么呢?甚至不惜与之死斗的架势。

这时,快斗的目光从龙皇身上移开,从而正视对面无尽延伸的银河。
有什么要来了!它穿破时空,正在逼近!令人畏惧,甚至战栗!

是一团红色的火球……不,是彗星!不吉的彗星!它带着狩猎的捕捉意图,正在直面而来!
让灵魂足以像球状闪电一样炸开!

在千钧一发之际,那颗“彗星”在局里龙皇数百米的地方停下,渐渐地展开了同样发光的虚影,是瑰丽的红色,甚至有那么一瞬,快斗都认为那是超银河眼光子龙,毕竟都是相同的色调。那种——

来自异晶界的赤色光芒。
却不是熟悉和引以为傲的高阶仆人。
它没有三个头,甚至身姿都与龙皇接近,可是散发的气场却截然不同。

遗憾和思念所带来的抑郁占据了半壁,痛苦与憎恨的成分浓重地涂抹了另外一半,红色的龙影代表的意志在凝视自己赤裸的灵魂,就连张开的双臂都仿佛在呼唤:来我这里,我是你丢失的真实。

龙皇的吼声更大了,似乎是要喝退那想要带走自己的敌人。
如果不是红色龙影的身上隐约闪烁的文字所蕴含的可怕意味,快斗几乎认为,聆听它所带来的讯息又有何妨。

No.108
这个数字让自己整个灵魂都抗拒起来,若是还有手臂,简直想要抱住庇护者No.62,高声请求它赶紧带自己走——但是对方阻挡在前,不以战斗决出胜负,是无法逃走的。

龙皇发出前所未有,震耳欲聋的咆哮,仿佛整个银河,整个宇宙,所有的时间都听到了。
它激昂振翅,将宿主的灵魂安置在头上的金色宝冠之中,空出爪子,重逢向前,意图与无名的No.108决一死战。

它们争斗了很久,难以以确切时间来衡量,粉碎的星球不计其数,彼此伤痕累累。
每一次龙皇在对方身上打碎一片翅膀,或者划出一道伤痕,一份记忆就像掩藏的壁画一角,被清晰地呈现出来,直到纷纷剥落,拼出一幅完整的长卷。

No.108想要告诉快斗这样一个故事,或者,一段过去——因为No.们身上都有记述的特性。

自己在古早的过去,是认识麦扎艾尔的。
还就跟凌牙、德鲁贝、贝库塔那样,跟”王子“这个词,好像有点孽缘。

是的对方是高贵的王子,却并不傲慢,自己则是一位官员的儿子,在书院认识,彼此成为了朋友。
有一天,王子半开玩笑地说,你,愿不愿意来当我的侍卫长!以后就是我的心腹!等我成为了国王,你就跟着发达了!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哦,好像是——我才不要保护看起来像女孩子的王子,感觉怪怪的。
把小王子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虽然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

因为这句话激将的关系,小王子开始练剑了。
自己不算后悔说出了那样的话,但是为了省得被他反过来笑话,也偷偷摸摸开始练剑。
多少与阿里托那边的故事有雷同的成分。

连不幸都有点雷同。

记忆转眼切换到了敌军入侵的阶段。
自己在焚城的火焰与慌乱的人群中,带着唯一没有失散的亲人,寻找着王子的身影。他这样想着,只要有王子在,便有复兴国家的大义和希望在,这是作为臣子的本分和本能。

带着这样的希望和努力,他真的找到了惊惶未定的王子,三个人冲出了混乱与屠杀的包围,最后一头冲进茫茫的沙漠,分不清方向。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绝望,还可以淡然处之,将怨艾归于苍天,苍天赐予三人平等的死亡。
可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城市的影像,也许只是海市蜃楼,他劝王子不要轻举妄动。

那个有着麦扎艾尔面孔的王子,平日里温和友善的友人,却将自己和弟弟,从疲惫的马的背上,狠狠推了下去。留给跌落在沙漠上的人的,只有他凛绝的目光,犹如恶魔附身一样所施与的背叛,马蹄腾起沙尘,奔向远方。

“我的马上,没有你的位置。”

被弃去的兄弟俩,最后被沙漠的尘暴彻底吞噬。

这就是No.108想要给他展示的所有旧日画卷。

但是,快斗不明白,如果自己真的内心还寄宿着这样怨恨的隐疾,这时发作又有什么意义,用来报复麦扎艾尔?!自己已经打赢他了,堂堂正正地打赢了,用不着这些旁门左道了。而且,真正的驭龙使也是时空龙的主人,而不是自己……

——不要相信它!
龙皇愤怒的意志延展开来。
——它们所说的,以真实为基础,却在结局构筑谎言!只为了让憎恨成为控制你的力量!

——看着远方!北斗七星所在之处!
龙皇的咆哮让他放眼远处,那个熟悉的七颗星此刻更加醒目。

——开阳星(Mizar)的附近!那颗辅星!正在闪耀!

开阳星,正是麦扎艾尔的名字寄宿的所在。

开阳增一?!
快斗恍然大悟。

犹然记得,阳斗曾经在读完童话书之后问过自己:哥哥,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

从科学家的血脉和本能来说,快斗当然不这么认为,尘归尘,土归土,这才是生命的归宿所在。
但是他又不忍心破坏弟弟的童心,只好善意地撒谎,说那是人们最美丽的逝去之道。
直到星光在游马身边出现,他才改变了观点,原来孩童们想象并非天方夜谭。

辅星正在闪耀与NO.108相同的光芒。

——不要相信它,坚定你的意志,主宰我!战胜来自异晶界之神最后的恶意!
——要清算过去,还有的是机会!记载真实的,是我!银河眼的龙皇!

在激斗的结局,大约是代表真实的记忆内容,在No.108所展示的画卷最后,将虚伪的油画颜料铲去。
结果如此简单。

他们被沙暴掀翻了坐骑,被沙暴所掩埋,但天命所爱,都没有死去,只是各自迷失了方向,被不同的龙之精灵所拯救,从此天各一方,得到不同,却都并非善终的结局——应该都是某位神明的杰作。

至于异晶界终归只有七皇,大概是因为龙皇在回到月上沉眠之前,将光芒之龙留下镇守的缘故,驭龙使的灵魂才没有被混沌之神夺走,就连No.108都没能成功动手。因此,这一次,在银河眼使者临死之时,混沌的龙魂才再度躁动起来,试图再从龙皇的手上夺走这千尊埋下的最后伏笔。幸好,自己赢得了与麦扎艾尔一战的胜利,才让龙皇有机会在这灵魂博弈中战胜混沌的倒影。如若反之,自己的灵魂将以怎样的颜色和身份,站到游马他们的面前?

再后来……快斗清晰地记得,龙皇将自己的灵魂,送达了纳什状态的凌牙和ZEXAL状态的游马身边,作为英灵,与混沌之神,恶意的根源,展开了旷古绝今的死斗。


听到这里的麦扎艾尔一扫方才的颓废姿态,整个人都像被无形的手给拎起来,激动地双手撑桌,就差没用100分贝以上的音量冲着快斗大吼:“你说什么!No.108?!你的?!在哪里!快交出来!不,拿出来!”

“拿不出来的东西你让我画一个给你当饼充饥么。”讲完了故事的快斗自然地笑笑,“就当是我临死透前的幻觉大爆发不可以吗?反正源数代码已经改写一切,未暴露于世间的某些小秘密,只能被当做过去,以及平行世界的历史来对待了。”

“可是!可是!我好不甘心!总觉得错过了很重要的事情!”麦扎艾尔突然纠结起来,这无异于听到那场最终决斗,宿敌还有压箱底的武器没有用,给自己放了大水。

“既然你如此殷勤地来我家帮忙做早饭,我说个故事犒劳你,总算还份人情,这很公道,不是吗。”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觉得捱不下去时间的大少爷,开始收拾桌子。

“别想糊弄过去啊!!!”金发少年嚷嚷着,似乎不肯放过剧终散场借着收盘子洗碗离开餐桌的大少爷,非要揪住他讨个一二三,直到丧失对神秘超百No.的爆发式兴趣。


基本上从头安静到尾的天城家小少爷,忽然在心底生出一个想法:
要是麦扎艾尔经常·愿意·主动·到自己家做饭,那就好了。
因为,哥哥藏起来的故事,似乎还挺多呢。

·END·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