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139阅读
  • 0回复

[同人:现世之间]【游戏王ZEXAL+ARC-V】《复仇归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devil101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5-05
PS1、这只是一个脑坑,请完全地当做脑坑来看,最好不要太过计较原作的细节,以免影响阅读的胃口。2、假设这个次元里没有救世的教主与星光,只有叫做真月零的人类警部和他认识的幸存者们。3、写的太急,如果有错别字请多多包涵,鞠躬感谢。4、特别鸣谢为我激发写作动力的这位PO主。【可点大图】
原帖地址在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gft.html

游戏王ZEXAL+ARC-V同人——《复仇归还》

devil1019

“我知道你心怀正义……所以,获得力量,完成复仇就够了。怨灵们会为你欢呼,然后尊我为王。”
*******************************************
心城——
有着张扬的紫色刘海的少年看了一眼决斗盘上的时钟,数字提醒他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如果是正常的情况,早就是少年们在睡梦中做着成为英雄的春秋大梦的时间。可是现实往往能将那样梦轻易击碎,不仅是他,还有他残存的同伴们,为了今天的准备,已经在高度紧张中熬了三个通宵,他们现在集聚在城市大厦废墟的一处隐秘地下室里,这曾经是个研究所,从废墟里翻翻找找,还能找出最基本的零件残骸,找个专门人士指导指导,还能拼凑出一点基本完成但不保证运行安全率的设备。

紫色刘海的斗篷少年环顾了一圈不太大的研究室里的同伴,他们都太累了,彼此靠在对方的背、肩膀和墙壁上,享受这完成份内任务后难得的休憩时间,这还是他一再恳求同伴,同伴们才将安全和警戒的任务交给他,小小地打个盹,毕竟,又累又饿,还有又累又饿。

一直守在门边的,还有一位墨绿色头发的青年,金色的瞳孔在微弱灯光的照耀下依然熠熠生辉,仿佛那光亮是因为某种激烈的情绪所影响,从紧皱的眉头看来,也许是不甘、愤怒、屈辱,还有憎恨。看到身旁的少年注意时间的动作,也许是因为自身的烦躁,忍不住啧了一声:“……会按时到达吗?”

“不好说,虽然心城基本已经算是空城,可是学院的猎犬们还没有放弃对剩余抵抗者的扫荡。毕竟,最近我们的反击让他们损失了好些蓝服的精英,被激怒的疯狗们随时都在街上游荡,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非己方的人……就算是他,想来到这里还要巧妙地周旋一下,免得把尾巴给我们带来。”虽然青年的身高差之于自己是很明显,少年仍然用温柔的表情安慰他最好的同伴,“不管怎样,他会带来我们最后的希望,让我们有能量去启动这台机器,超越世界的隔绝到达正确的地方,去寻找线索,琉璃的线索。在这之前,尽量保持耐心与冷静会比较好,隼。”

“好吧……游斗。我实在是没有你这样冷静对待一切的……领袖气质。”

“并非如此,我是见过自己失去理智之后的后果,才告诫自己必须保持冷静的,愤怒总应该找到正确的渠道去释放,比如,去战胜敌人。”

“等一下,负三楼的红外警报机关被人触碰了!有人正在朝我们的楼层下行!”隼的决斗盘上传来闪烁的提示,这令两人顿时紧张起来,虽然十有八九是他们等待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不速之客。

脚步声很快到达了负五楼,这座研究室的门外,研究室的灯光早已被熄灭,屋内一片静寂,连呼吸都被屏住。随后,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11:57,我很准时的,开门吧,黑咲社长。约定暗号是‘异次元的归来’。”

“都快到零点了,还算准时……”一边开门,隼一边抱怨,可是不太能分清这句话到底是陈述与肯定的语气,或者根本就是等太久的抱怨。无论那一种,隼那张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表情都不容易改变,接着,他打开了室内不知道能维持多久电力的灯。“等你很久了,真月警部。”

眼前的橙色头发的青年个子不比游斗高上多少,比起隼来说也算是矮,没有制服,眼下的紧急情况也不允许穿着那么显眼,因此从外表看来根本和警部一词难以沾边,如果你非要扯上他神情中那种无可言喻的冷静与理智的话。“警部警部……你是习惯了晓鹰社社长的职位和职业习惯,到现在都改不过来吗,黑咲社长。”

“哼,就算是吧。”

“以前就说过,叫我‘零’就好,我现在……”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红本本,本本上有着麦穗和“HEARTLAND”字样的金色徽章,“除了这个,什么身为警察的证明都没有了,没有应该逮捕的罪犯,连应该守护的人与城市都……”说着,他无奈又自嘲地摊了摊手,算是对自身无能的哀叹。

“但是!”游斗认为他不应该这么低落,如果像他这样的人都对赶走入侵者,复兴城市都不怀希望的话,那就真的很难再有志同道合的强大同伴了。“像您这样的人,在眼下是我们最强力的依靠了,请不要放弃,我们会跟您一起……”

“别别别,”真月零用手里的小本本顺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游斗的额头,让反抗者们信赖的领袖打住诚恳的热捧与焦急的劝阻,“虽然奉承话谁都爱听,不过眼下,还是等你们找回亲友,光复城市,票选我瞬间晋升为警视厅的头头,再带着鲜花和锦旗来恭贺我吧,那个时候,你换着花样恭维我一百遍我都乐意录下来听。”

“呃,好的!”

“黑咲,相信你已经组装好这台机器。”

“虽然还是雏形,但是这已经是晓鹰社被完全摧毁以前,最后的科技结晶了——一旦由强大的能源启动,我相信他能够带领我们超越空间的藩篱……我是说,超越时间目前还做不到,否则的话……”

“没有必要破坏历史,隼。”游斗说,“如果历史能够轻易被破坏的话,我们就不会现在还蜗居在这黑暗的地下。所以,寻找你被掳走的妹妹,打败赤马零王,或者能够寻求结盟,是我们最优先的目标。”

“寻求结盟?那种事我才不抱信心。”隼不屑地说,大概是他已经难以相信异世界的人还存在着善意与良知,或者是正义与热忱,“如果有幸到达一个和平的环境,那里的人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管我们的闲事。”

“说得对,尽量依靠你自己比较好,这里是神弃之城,也许只有恶魔才会热衷于欣赏反抗者们坚强意志被残酷现实摧垮的长篇连续剧。”真月零用嘲讽的语调赞赏了黑咲隼看透现实的坚决与极度的清醒,比起尊敬自己的游斗来说,他更欣赏晓鹰社社长这种绝境历练过后的冷酷意志,而不是游斗那样本性的温柔。“但是对于我们这些残存的人来说,也许恶魔般的行事方法和觉悟更加重要。”他的面庞上浮出虚假的笑容,“为了达到目的,所有的方法都可以去试,只有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才不会辜负我们今天为之努力的一切。”

“确认空间转移装置可以运行,我们奋力从学院手下那里抢来的定位装置检索到了他们可以到达的空间的坐标,但唯独加密了学院本身的,看起来,我们必须从赤马零王的家人那里下手,他们一定知道相关的信息。而且,赤马零王留下的交易条件……”

“你当真要去绑了他的儿子去换你妹妹?”

“你自己说的,‘为了达到目的,所有的方法都可以去试,只有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随你,不过我觉得那个光头不是那么个热爱家人的好父亲、好丈夫。总之,我只能祝你好运。”

“开始吧,警部。这些天的努力都是为了此刻。现在,启动装置的紧急能源,就只有你了。”为此,反抗者们翻找废墟,寻获了一些蓄电池,又费力地搬到地下室来,作为启动能源转化装置的紧急电力,如果真月零不来或者失败的话,这些天的努力就完全白费了。

“真诚地希望你俩快去快回,要是流连忘返也没有关系,我是能够躲过那些猎犬的,毕竟我现在是个‘无色无味’的存在了。”真月零从另一个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从里面倒出来一块拳头大的晶石,在手掌里微微地发出瑰丽的玫红色,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贤者之石,那些醒来的反抗者们真的有人这么惊呼到。

“能源转化装置……嗯,是在这里。”他将玫红色的晶石放置进一个半透明的立方体盒子里关上盖子,然后打开了能源转化装置的启动开关,起先的几秒内,晶石并无反应,但是在真月警部念过奇怪而飞速的咒语后,不科学就顺着科学发生了奇迹般的衔接与转化,立方体内从晶石的周围闪烁出红色的闪电,沿着盒子底部的导管,流入了空间转移装置的蓄电箱。在确认蓄电箱的能量到达百分之百时,隼难掩心中的激动和欣喜,扳动了空间转移装置发生器的开关。

看着发生器生产出类似科幻作品中描述的传送门,警部接着说他刚才没有说完的话,“但是,别忘了,这里还有人等着你们回来,他们还得在反抗与逃亡中度过剩下的日子。别指望我的好,充其量我也就只能自保,或者守着你们还能回来的这台机器不被很快摧毁。”

隼和游斗对视一眼,也许他们会被传送到不同的空间,毕竟坐标是学院的决斗盘记录下来的,甚至不知道自己会被传送到哪里。但是,只要有线索的对方,都必须去,为了找回被掳走的琉璃,为了打败赤马零王。

“去吧,剩下的杂鱼,还有在场的人,暂时交给我来照顾了。”

“那就交给你了,警部。”隼依旧无法好好地表达内心的感激,表达上的缺位和失分,以前经常被妹妹碎碎念,但就是死活改不过来,兴许可以责怪一下那个僵硬的社长职位打造出了这样的自己。“活久点。”

“快滚快滚~~我横竖也会活得比你久,妹控。”

游斗推着同伴往那扇危险与希望并存且未知的虚空之门走去,不忘回头:“拜托您了!”

“不成功别回来,我才懒得天天守在这里等着给你们开门。”

“谢谢您!我知道了~~!”

“这托好重啊……”目送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真月零才烦恼地捋捋勾状的鬓角,伸手关上了发生器,以免这个讯号被学院的爪牙们侦测到,又将立方体盒子里的大块晶石换成了小块的。旅行的两人,他们的决斗盘定位了回程的坐标,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申请开门返回;但是真月又不能冒险把这么大块的能源启动电池留在这里,万一被学院跟踪到这里就麻烦了,通过刚才的试验,他判定用这么小一块就足够,所以权衡出了这样的结果。

“不成功别回来”,就相当于是在说“不成功便成仁”,自己是说得不近人情了一点,但希望他们成功归来的心情,完全融入了刚才那个接头的暗号里。

接下来的时间里,警部还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地存活下来,尽可能地保护这些剩下的反抗者不被发现,尽可能地……做一点其他的事情。

又一次打开警官证,面对着自己看了无数次的姓名与证件照,忽然有种不认识与不认字的虚幻感扑面而来。

真月……零。


真月零,18岁,入职心城市警视厅一年有余,在前辈们眼里是个正义感强,善于办案,头脑灵光,对付狡猾犯罪分子最好的利器。从样貌上也是一表人才,且人际关系如鱼得水,同一栋大楼里从女孩子到大妈都很喜欢。似乎唯一会被同行们嘲笑的,就是打牌打得十分烂,等同于糊不上墙的稀泥,曾被人开玩笑说,如果要像某个著名城市那样通过决斗来追缉罪犯的话,绩效奖拿不到不说,恐怕饭碗都是问题,不被罪犯反过来吊打羞辱一番就算不错。

话题的主人公从不去计较这些流言碎语,前辈们需要茶余饭后的谈资作为消遣,那集随他们去,至少打牌打得烂这一点是事实。或者说,曾经是,只有他的挚友损友们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抚摸一下脖子上球体装的玫瑰红水晶,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他想要祈祷时的习惯。

这颗水晶是当初他侦办市内一件珠宝盗窃大案案破后,珠宝商人为了酬谢,可谓死皮赖脸追着送给他的。一开始还被同行们当做美谈一桩,后来自己就发觉了其中的不对,也许那个商人只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赶紧把这颗看起来卖相还不错的水晶送出去,其根源是里面寄宿着某种科学所不能解释的……妖魔鬼怪?

他总是能够听见幻听一般的碎碎念,比如说你这个好运的小鬼快点死掉吧,做我的容器怎样?
心想着按照小说漫画里面讲的,死掉的人怎么做鬼魂的容器啊?考虑到这种老梗经久不衰,于是就把这些碎碎念当做了耳旁风。可是这些幻听的风声经久不衰,他找过心理医生,也无济于事,于是为了避免自己从精神衰弱进化到各种典型与非典型精神病患者,他决定开始与那个发出幻听的鬼怪对话。

仅有一次,在自己故意嘲讽的质疑与质问下,妖魔鬼怪在漆黑的房间里展现过幻象:它好像是某种有翅膀的、无脸的、赤红的火焰恶魔。

他问赤红的火焰恶魔,自己的打牌很烂,有什么可以补救的方法吗?
恶魔给了他一副新的卡组,里面有着叫做No.104的光属性魔法师。它说,蝼蚁自当拜服在这张卡的脚下,而警部自己则认为怪兽手中拿的连环圈很像是手铐的象征,恶魔则接茬,你没把它当成马戏团的杂耍艺人,我真是替它感谢你一百遍。

寻思着找恶魔借来的东西大抵都是要付代价的,尽管它尚未言明——因此,真月零很少去用,除非是抓坏人的紧急时分,不过,喜欢继续遮遮掩掩听局子里谈论自己老梗的他,让恶魔消去了那些人目睹怪兽的记忆。毕竟来说,自己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小职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就好,仅愿意与同校毕业的同学们分享自己的秘密。

但是他向往的生活很快就改变了。
来自“学院”的异次元入侵者突袭了心城,带来异度位面世界的讯息,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和平还有传统的观念。入侵者们毫无荣誉可言,他们成群结队,带着嫉妒的嘲讽和玩乐的态度狩猎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平民,或者落单的决斗者。以“融合”的“光荣理念”为名,将战场变成了绞肉机一样的存在,尽管方式“优雅”得滴血不见,连肢体、葬礼、瘟疫这些战争的后续定番都不会有,可是人们逃散和被打败时留下的惊惶、恐惧、哭喊、厮嚎、悲泣、绝望……一切负面的情绪都留在了残垣断壁里,向幸存者诉说着空旷世界的寂静孤独,还有无尽的残酷。

近乎半数的人们被变成了卡片,还有半数的半数逃离了心城,但是别的地方也不会被“学院”的追猎者们遗忘,他们荡平一切的态势就像是一台停不下来的割草机。自己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去参与对抗,幸运地被分配到疏散居民的任务,包括自己那些过去在学校的同学们,他们按照自己的嘱咐,带着心城的难民们远走高飞,逃得越远越好。

作为警部,他则有义务在完成疏散之后,留下来保护剩下的人们,组成反抗的联盟。
反抗者们缺乏实战经验,或者说实战经验仍然需要不断收集,因为这个缘故,活着的人们越来越少。
就连No.104的卡组应付起来也越来越吃力,甚至几次活下来都仅仅只是运气太好。

终于,机械的猎犬嗅到了持有No.104卡组的决斗者的气息,他们三人一组,追着真月逃进了一幢倒塌一半的废弃大楼,在里面颇有心情地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享受着这种慢慢把惊恐的猎物激起、逃窜,最后慢慢折磨致死的残忍游戏。

尽管火焰恶魔给他的王牌怪兽不会被带No.以外名称的怪兽破坏,但LP只剩500,随便被敌人的魔法陷阱怪兽效果烧一烧血,自己就会彻底与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他在一间角落的房间里坐下,寻找着卡片背包里还有没有恢复LP的卡片,结果是没有了,必须背水一战,至少要解决完一个敌人,再从敌人的装备里搜寻这种苟延残喘的可能性。可这得花上多么大的祈祷额度,命运才能够令敌人分散行动,给予自己逐个击破的良机?

喝完随身水壶里的最后一滴水,他看着杯底,叹息着自己的希望亦是如此空空如也。

“正是这样,你们才会向恶魔祷告啊~~~
吊坠里的恶魔适时地发出它盛情的推销,把希望这种甜美的食物推到被绝望饿坏的决斗者面前。

真月零原本是坚信着自己的反抗意志不屈不挠,还有正义必将实现的警员信条,才会硬撑到今天,但周遭的一切都在动摇着——还有因为激烈奔跑而疲软的双腿、快速的心跳都在敲打着自我设下的规制。

“不要再循规蹈矩了,你在和平时期养成的那些东西,一个都没有经得起战争的检验!”

是啊,一个都没有。
长久以来的坚持是如此无果,委屈得让人想要哭出来。那些坚持过的努力,又算是什么呢?
就连喂狗,敌人的猎犬都会用刨土掩埋来表达对其的万般不屑。

赤红的火焰恶魔令整个房间笼罩绝对的黑暗,屏蔽了来自外面的声音,仿佛这里只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深渊,好让它对佩戴水晶项链的正直警部展开最后的循循善诱:“你很清楚的,被那些放纵猎犬的人击败,会变成卡片里的小人 ,永远地被禁锢在一张随时会被撕碎的纸片上。一旦失去寄宿的载体,最后连灵魂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存在。你是想在这里被猎犬咬死,永世不得超生,还是选择我曾经告诉过你的方法,带着怨恨去创造奇迹?”

“……我不甘心,但是,你所承诺的奇迹是真的吗?”

恶魔翅膀上的火焰激动地燃烧起来,语气也变得狂躁了一些:“不要把我跟人类口中所言的‘恶魔’那种低等劣物相提并论!我是高阶世界的皇者!对于契约是绝对认真的!你只需要吃掉这颗水晶,过程近似于吃掉一颗氰化物胶囊那样,虽然痛苦一点~~就能够得到我的祝福还有力量!去杀掉那些疯狗,为你的城市复仇吧!”

拎起脖子上缀有玫红色圆形晶石的链坠,思想斗争一番,还是没有立刻当做美味糖果一口嚼碎吞下去的勇气。

说了一句信不信由你之后,恶魔制造的幻象就退散了,很快,走廊上传来了机械猎犬的嚎叫,还有追兵的嬉笑和嚷嚷:“就在这一层了!虽然讯号和气味很弱,但是很快就能找到他!这些墙壁对我们的猎犬来说不过是纸糊的东西!”

还没缓过劲来的心脏再度狂跳出新的速率,那些可憎的声音就像是报丧鬼怪的诅咒一样萦绕耳畔,分分秒秒都试图破坏理智与意志。投降是没有用的,那些敌人只会用轻蔑的目光与笑容来嘲讽弱者,连饶命的仁慈都不具备,然后宣判弱者只有成为小纸片的可悲命运。

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幻听再度出现——用你一生仅剩的勇气来赌一把,不好吗?

五秒过后,他从脖子上扯下了玫红色的晶石,就算咀嚼不了,那也就生吞下去好了。

如其所言,痛苦,被万灵拉扯的痛苦蔓延到每一个细胞,甚至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整个人都被扯散了,散到比原子还细,流落到无数个宇宙的角落,根本拼不回来。但是神秘的命运,或者是那只恶魔的红手,滤尽所有的碎片,将其在光速的时间里拼凑、重铸,感觉到意识的归还,身体里发生了难以琢磨的改变。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幻象已经不是赤红的火焰恶魔,而是一个有着与自己完全相同面貌的人,穿着白色毛领的黑色皮衣与黑色皮裤,脖子上戴着自己方才吞下去的晶石,脸上有着一目了然的邪恶笑容,它/他正拍着无声的巴掌,说着恭喜的话语:“满状态复活的的感觉怎样?很好吧?!”

瞥了一眼决斗盘,什么时候连LP都回到了最满,仿佛经历了一场无法看透秘密的魔术。

“不不,何止那些!”恶魔继续畅快地大笑,并且手舞足蹈,“为了奖赏你与我订立契约这件事,我出于好心,特别附送了你新的卡组,还有新的王牌哦!七皇之剑,CNo.104-假面魔踏士·阴影!还有全新的额外!呐,蟑螂喜不喜欢?白色的那种?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卡组里还有别的强力蟑螂!和你现在的‘命硬’完美相称!”

“真的……有一种,像是新生的感觉……”蟑螂吗,和自己命运非常吻合的一种生物,现在连嘲笑它的尊严与优越都没有。

恶魔满意地在耳畔低语,看着自己的脸缓缓靠近,还是非常地不习惯,但却没有退开。
“对的,新生,脱胎换骨,不再为人。”

“什么!”

“那不重要,”拍了拍肩膀示意冷静,它顽皮地露出小虎牙,朝着真月零“极其友善”地微笑,“好好地使用你的新生吧,如果情况紧急就呼叫我,我现在就住在你的心里,容器,哦不,我的宿主。”

“你的名字是?”

“天玑的七皇,叫我贝库塔大人。”恶魔傲慢地抬了抬下巴,发号施令到,“还在等什么?就算为了你重生的这份痛苦,怎么也得让追杀你的敌人,还有他们的猎狗,好好享受一下什么叫作‘复仇的滋味’。”



一刻钟后。
非常标准,被命运或者贝库塔迷惑而分散的三个学院蓝服精英,被逐个击破,每次均保持在标准的五分钟。
CNo.104在决斗之后也不曾消失,它的红榴魔杖闪烁光芒,轮到自己独吞苦果的猎狗主人在惊恐之中被变成了红色的光球,这个过程里,贝库塔的意志主宰了整个身体,真月零无从阻挠,或者发表意见,在第三个地时候,他终于以冷漠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警察以正义和法律来惩罚罪犯,刑罚的执行无须同情与怜悯,只不过要轮到恶魔来帮忙履行正义,安抚被碾碎的尊严,这也太过讽刺了。

讽刺过后,复仇的可能性彻底说服了他,这就是他想要的希望,被恶魔施舍的希望。
好像到了这个地步,换取这份希望的代价已经并不重要了。

接着,一个,两个,三四个……逐个击破。好运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那份。
更多,更多,还要收集更多,把坏人的灵魂都变成红色的榴石,贝库塔告诉真月,这个以后还会有大用处。
因为对学院入侵者的反击,他甚至有机会救助了游斗和隼他们,隼还讶异着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警部为何突然如此高能,可是真月零懒得去解释,撇下一句“力量就是一切”,封住了他们所有的疑问。反正他们也不必知道自己做的一些事,跟入侵者的手段多么雷同。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其从心城里彻底清除出去。

“……原来如此,你是想要收集这些入侵者的灵魂,还有他们手中所藏的灵魂。”

“我的世界——异晶界需要怨恨的灵魂来填充那无边无际的空间,作为皇者,我为什么不想要有一大堆的子民来统治?”喏,这些红色晶石甚至在紧急的时候可以用来吃,补充你的体力,想不想再尝一次?“才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输给我的宿敌。”

握着一颗足够有番茄大小的晶石,真月警部的脑内瞬时掠过一种应急饼干和想吐的感觉,前者是聊胜于无,后者就真的是恶心了,可为什么已经突破人生底线的人还会嫌饭馊。

但那不是重点。
“我一直以为……打败了这些恶人,市民们就会回来……那些应该被我守护的人,与我一起为这座城市……战斗过的……”他们能够回到我的身边。

“别傻了,这就是战争,没有战争不会牺牲什么,失去的永不再来。”占据身躯的恶魔主宰右手,抹去眼角很快晶化的“眼泪”碎片,瑰丽的红色结晶,就像是石榴石一样美丽,但是这也正好说明身躯的本尊,已经无法回归正常人类的残酷事实。“我知道你心怀正义……获得力量,完成复仇就够了。怨灵们会为你欢呼,然后尊我为王。”

END

后记:啊啊啊啊啊啊~一晚上差不多七千字多飚完了!中午的时候只有六百字的,六点下班回来晚饭没吃先喷涌一下灵感!所以最后写到了差不多八千字!
真月警部我还是爱你的!!!!天地可鉴!!!我飚字的速率可见!!!
糅合了ZEXALARC-V的各种梗!比如真月警部的小红本本!初代的暗表传统!命硬的真正含义是双重——变成跟异晶人一样石头硬哈哈哈哈哈!贝库塔的最早打码形态!
最后,复仇归还是5DS145集里被安提诺米破坏的蟹哥的陷阱卡的卡名,蟹哥借这张卡翻盘了。
被黑条的字是“真月零的人类警部”。
附那条微博的地址:http://weibo.com/1286840210/Cgj2oxatG?from=page_100505128684021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