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6035阅读
  • 33回复

[同人:現世之间]夜行的旅途(練筆作…,文筆差請包涵)<更新至第十五章>【游戏王R相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kmmmm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2-07-18
......寫得好硬,而且寫到最後我都快噁心地受不了了
......其實馬利克在漫畫版顏藝的次數並不算多,只是因為在動畫版一眾監督的努力下,基本上沒甚麼正常的表情......
十四章
“呼……呼,哈啊! 咳,咳咳咳……”
----太大意了……竟然被那個混蛋那麼快就召喚出邪神來瞬殺……而且還是有那種古怪能力的邪神!!
似乎受到不小的損傷,馬利克此時摀著胸口,不停地大口喘著氣,且時不時發出一陣陣地咳嗽聲,而此時乘坐的決鬥機台毫不停頓地載著他朝決鬥塔頂上升而去
----這個仇我必加倍地奉還的……我改變主意了,你就等著被黑暗吃的連骨頭都不剩吧……連同你的邪神一起,都將被太陽神熊熊地火焰送葬吧!!!
滿是怨毒地望著底下讓他受到如此屈辱的始作俑者,卻發現此時決鬥機台已經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了,底下的決鬥者們已然不可見,只剩下邪神那還在逐漸縮小的身影,只得憤憤地朝著一旁悴了一口
只是他也在納悶,在不是黑暗遊戲的狀態下,為何立體影像的攻擊能夠對他造成如此的傷害?
------
“幹的好啊,天馬,給那個混蛋沉重的一擊啊,!!!”
正當馬利克在忿忿不平時,底下觀戰的群眾已經歡呼了起來,見到馬利克入此迅速地落敗,而且似乎還受到來自邪神不小的傷害,原本正為好友孔雀舞慘遭馬利克懲罰遊戲折磨而憤怒不已的城之內,看到馬利克那狼狽的模樣,不由地歡呼雀躍起來
“欸,可是雖然馬利克已經被淘汰出四人對戰,但是接下來誰在落敗準決賽就得對上他啊,而且<邪神毀滅者>攻擊力雖然因馬利克淘汰而下降了,但仍舊有7000的攻擊力,不管是誰都挨不了邪神的這一擊啊!”
雖然也因見到馬利克吃癟而感到開心,但杏子卻仍然注意到邪神那恐怖攻擊力的變化,有些擔憂地說到
“……這倒也是,7000的攻擊力可不是說著玩的!而且只要場上增加一張牌,邪神的攻擊力又會增加1000分,真的是很棘手啊,沒想到天馬當初使用<變型壺>時連其他對手為了保存戰力必然盡量將魔法陷阱卡覆蓋在場上這都算計到了(其實剛好是矇到的)……但是我真希望天馬的下一個攻擊對象是海馬,最好將他也淘汰出局,這樣就可以讓他跟馬利克兩人鬥得你死我活了!”
聽見杏子的提醒,城之內也回過神來,開始分析起場上的情勢,但是語氣中仍舊免不了因海馬長期看扁他而產生的憤怒感

----嘶,天馬這傢伙,竟然還擁有第二張的邪神卡? 雖然<邪神毀滅者>比起其他神之卡能力似乎不怎麼樣,不靠他人就無法存在的神,但是用在這個四人混戰的場合實在太合適不過了,接下來該怎麼辦……?現在天馬無疑主導了整個局面,他要攻擊誰基本上沒有人能擋的住,要是下一個目標是我就慘了……我可不想準決賽第一個就對上古魯斯老鼠王,對方的太陽神還有甚麼其他的能力都還沒弄清楚,只靠<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去應戰還是太勉強了!!但是對上天馬……他似乎還有不少底牌還沒拿出來呢……

方才邪神的攻擊對海馬造成了深刻的印象,原本不可一世的馬利克在頃刻之間就在黑色的滔天火焰下不得不退出這場決鬥,這一切無疑打亂了海馬所有的佈署,類似的的想法也出現在遊戲的腦海裡,見識到如此迅速召喚神的手法及夜行擁有兩張神之卡的事實此刻如同一塊巨岩般壓在兩人的心中,現在兩人都面臨一個困難的抉擇,因為不論是對上坐擁兩張神之卡的夜行,還是馬利克所操縱擁有其他不知名能力的太陽神,對他們兩人來說都不是很有利,當今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想辦法聯手擊敗夜行,讓他與馬利克兩人鬥得兩敗俱傷,自己才有辦法在總決賽挾二神之威加以對抗,想到這裡,遊戲與海馬對視了一眼,達成了某些聯合的默契

然而,夜行接下來的舉動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因為,此時正被海馬與遊戲定為需要聯手討伐的大魔王夜行,在邪神的攻擊結束之後,並沒有選擇繼續出牌或是宣言回合的結束,而是------
將右手覆蓋於左手決鬥盤上的牌組!!!(注:此時尚未規定投降需要在10回合之後)
“什……麼? 認輸?”
“認輸? 天馬這傢伙到底再想甚麼? 如今他已經掌控了局面,幾乎可以自由選擇對他有利的準決賽對戰對象,為何要主動認輸??”
“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何夜行先生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與那個馬利克戰鬥?”
望著夜行此時的舉動,在場的決鬥者與觀眾們都是一片譁然,都不能理解為何他再取得如此巨大優勢的情況下作出如此的決定?
“那個……天馬選手,請問您是認真的嗎? 您確定要在這裡認輸?”
此時連磯野裁判也被夜行的行為驚呆了,生怕對方只是開玩笑,連忙用帶著不確定的語氣詢問到
然而,面對這樣的詢問以及眾人的一片驚訝,夜行仍然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再次承認他此時的自動落敗,只是本當俊秀的臉孔被他的長髮遮住,看不見他此時的表情
“那……好吧,因為天馬選手已經選擇覆牌認輸!因此準決賽的對戰組合已經確定,由天馬夜行對戰馬利克.依修達爾作為準決賽的第一戰,武藤遊戲對戰海馬瀨人作為第二戰!!!”
再三確認夜行此刻已經認輸放棄,磯野裁判只得無奈地高舉右手大聲宣布準決賽的對戰,而在宣布夜行落敗的那一霎那,場上所有的立體影像隨即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夜行所乘坐的決鬥機台也緩緩地向上升高朝塔頂而去
------ ------ ------
-----這……這是甚麼力量? 雖然很微弱,但是感覺好像在攻擊的那一瞬間……邪神的攻擊化為現實的實體攻擊了?
雖然輕易地將強敵馬利克淘汰出這場對決,然而夜行此刻並沒有感到一絲欣喜,此時夜行正眉頭深鎖,納悶地望著手中決鬥盤上的邪神
----嘻嘻嘻,總算感覺到了嗎?小子! 將卡片的力量化為現實感覺如何啊?

----又是祢這傢伙啊……不過祢剛剛說甚麼?將卡片的力量實體化攻擊? 那不就是向黑暗遊戲或是念動力決鬥者才辦的到的嗎?(其實機皇帝們也會)

----念動力決鬥者? 孤可不清楚那是甚麼……但是這種攻擊方式與那些黑暗遊戲原理其實差不多,都是運用某些力量將虛擬的攻擊化為現實,區別在於黑暗遊戲是借用那些千年神器或其他甚麼東西的力量來達到這種傷害,而你的則是使用你的精神力來達到同樣的效果,還記得昨天與你決鬥後被緊急送醫的決鬥者嗎?

----那傢伙啊……原來他的傷害是這麼來的? 只是我昨天也與城之內決鬥過了,但是為何他沒有出現相同的傷害?
經過一番提醒,夜行總算回想起昨天與古魯斯那名小頭目的戰鬥所發覺不對的地方,但隨即又疑惑地問到
----呵呵呵……那就是小子你還不熟悉這種力量的運用了,目前你只有在對上某些你極為厭惡的對手時才能爆發這種力量,平常都只是處在蛰伏的狀態,而且威力還不夠強的樣子,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自我掌控及加強這股力量的話……不妨就去與那個馬利克決鬥吧,只要讓孤吸收那個黑暗生命體的靈魂,身為與我有契約的你對力量的提升與運用也能更進一步喔?

----……簡單說就是祢想要獲得那個老鼠王的靈魂嘛,但是我又怎麼知道祢的力量增強後會不會對我或是這個世界造成甚麼可怕影響?
----呵呵呵……你是在擔心孤力量增強後會對這著世界造成什麼可怕的影響? 比方說……毀滅世界這種事? 你未免想太多了,孤本來是從人的慾望中誕生出來,並以人的慾望為餌食,反過來說沒有了人及欲望的話孤也無法自己存在,因此彼此可以說是共生的關係……更何況,孤就算想毀滅世界也做不到,孤感覺的到,這個世界除了三幻神之外還有數股強大的存在,彼此之間互相制衡以達到平衡,而且又難保人心會創造出甚麼新的強大存在出來,小子你也未免太多慮了! 而且……孤有做過甚麼讓你受到傷害的事嗎?

----……那我的表情最近經常不自然扭曲是怎麼回事?
----那是小子你自己的本性,與孤可沒有甚麼關係……更何況你的狀況跟那名黑暗生命體來說也差太多了!
有些無語地考慮了半晌,夜行總算勉強做出了決定
----好吧……這聽起來還算不錯,反正我的確也還沒有必勝的把握對上海馬與遊戲,而且打倒古魯斯也是我們國際幻象社的職責,之前為了對抗太陽神也準備了不少相應的手段,勝算應該也不算小,只是那個黑暗遊戲的傷害……祢有沒有甚麼辦法可以減弱? 我可不想被黃金不死鳥燒一下怪物就當場趴下,我可沒有麼強的生命力……
-----唔……並不是沒有減弱的方法啦,只是得用力量去互相抵銷,而且對方可是千年神器的持有者,你那點精神力實在是不夠看……孤就盡力幫你看看吧!雖然不知道能減弱到甚麼程度……
----嘖……你最好記得祢的承諾,如果我死了相信祢也不會有甚麼好的結果……
在一番交流及獲得某種不確定的保證後,夜行結束了這段對話(雖然看似很長,但在現時其實也只有數秒而已),並做出那讓在場的眾人瞠目結舌的認輸舉動
------  ------  -------  ------
“伊----恩”
機械運轉的聲音停止,在經過數十秒的上升後,夜行所乘坐的決鬥機台抵達了決鬥塔的頂端,海風輕輕地吹拂著,伴隨著早晨尚不算炙熱陽光的照耀,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這裡是整座人工島的最高處,也是島上唯一的一座建築物,站在塔頂可以鳥瞰整座島,將周圍的一切盡收眼底,然而只要忘一眼就會失望地發現,四周景物除了外圍茫茫的大海外就是島上遍地的廢棄物,實在是有些大煞風景

然而此刻的夜行並沒有心思去觀察這一切,此時的他並未在抵達塔頂之後立刻便離開決鬥機台,而是仍端坐在上為手邊的牌組做最後的調整
雖說是調整,但其實也沒有費多少時間,畢竟在決鬥都市大賽開始前夜行早就仔細地研究過所有可能在八強賽之後可能對上的對手,並設計相應的對戰方案,其中就有對抗兩位不同馬利克的對戰方案,因此所為的調整僅僅是將備牌中的幾張卡與牌組中的對調而以,但是否能夠用上夜行心中也沒有底,畢竟能否成功執行戰術仍就需要手氣的支持,如果無法在需要的時刻抽中能夠對應狀況的牌依然沒有用,因此夜行也只能暗自祈禱昨晚的練習能夠幫助到他
“哇哈哈哈哈,現在才感到怕了在調整牌組? 我還以為你還蠻有種的敢來挑戰我,沒想到仍就只是膽小鬼一個? 沒用的~~沒用的!在太陽神的火焰前,你在如何掙扎也沒有用!你和你的邪神都將在這裡被送葬!!!”
剛做完上述的一切,一道毛骨悚然地笑聲便突兀響起,馬利克正站在塔頂的另一端注視著夜行,扭曲著臉狂笑著,脖子上青筋根根地暴起,額上的烏紗絲之眼再一次閃閃發光
“……請問剛剛是哪位太陽神的持有者在召喚出太陽神之前就被K.O了? 還可以在這裡大放厥詞? 看來剛剛的傷害好像太輕了……這麼快就恢復啦?”
面對某位六歲兒的挑釁,夜行有些厭惡地望了他一眼,隨口頂了一句
“哼哼哼……那種攻擊就跟紋子咬一般,稍微抓一下就好了!待會我會讓你見識到黑暗遊戲中的傷害會是怎麼樣的!!
聽見夜行的話,馬利克也不生氣,只是滿眼血絲地伸出舌頭,五指併攏在脖子邊擺出”喀擦”的姿勢
正當兩人對峙的時候,其他的決鬥者們與觀眾以及裁判都陸續抵達了塔頂,值得注意的事,遊戲的夥伴中突然多出了一位身穿白色連衣裙搭配黃金墜飾,戴著頭巾,有著棕色肌膚的異國美女,然而一雙淺藍色的美麗大眼睛此時正流露出擔憂的神色
這人正是馬利克的姐姐伊西絲,她在將昨晚冒著生命危險救下的利希德交給僥倖存活的醫護人員後,便急忙趕往決鬥塔與遊戲的夥伴們會合,碰巧在夜行與馬利克的決鬥之前趕上
此時的依西絲心中異常地擔憂,原本藉由千年首飾所預見的未來因夜行這個本不存在的人出現而變得一團亂,原本要在八強賽擊敗海馬並回收<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的命運並沒有實現,反倒是對上自己應當守護的法老王! 按照千年首飾顯示的命運裡對上法老王這本是在準決賽時才會發生的,目的是故意落敗讓他能夠順利取得神之卡,這樣才好在決賽用兩張神之卡來對抗太陽神,最終擊敗閻馬利克,整救了她的弟弟,但如今這一切都無法實現了!
雖然夜行也是神之卡的持有者,而且還是持有兩張(她趕到決鬥塔時剛好見到<邪神毀滅者>的出現),但是不能保證這場決鬥出現甚麼意外,要是夜行在黑暗決鬥中把閻馬利克連同肉身一起摧毀那就遭了!她的弟弟將永遠地消失,連人格也不會留下,但如果閻馬利克獲勝的話……她已經不敢想像同時持有太陽神與邪神的馬利克會變得多麼強大了!法老王獲勝的機會將更為渺茫(其實她不曉得馬利克已經放棄獲得邪神的想法,他已經決定要用太陽神把夜行與邪神一起摧毀),此時的她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喂喂喂,天馬,你是認真的嗎? 你為何在如此的優勢之下也執意要與馬利克戰鬥?”
剛來到塔頂,性急的城之內就忍不住向夜行問出大家都一直想問的問題
“……這是早就預定好的,也是屬於國際幻象社的我必須做的!剿滅古魯斯本來就是我們國際幻象社參加這場大賽的目的,因此對付古魯斯的首領必須要我親自解決,不能假手於外人,而且,我也不想再看到因古魯斯的犯罪因此有人受到傷害了……當然如果能回收流失的神之卡與獲得決鬥王的頭銜也是很好啦!”
這是謊話,但是說的對象不僅是別人,同時也是對自己說的,畢竟夜行對自己能否對付馬利克也不是那麼有把握,但是這番話反到起到麻醉自己,並給自己打氣的效果,自己是冒著生命危險為正義而戰,而且城之內等人在聽到後也都是一臉敬佩的樣子,就連高傲的海馬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因為如果是他遇到這種情況的話也一定是親自上陣去解決,不願意假手於他人,然而敬佩歸敬佩,自己可不能因此動搖,決鬥王及神之卡絕不能讓給別人,因此他還是期待馬利克與夜行兩人鬥得你死我活……

“請天馬夜行與馬利克.伊修達爾兩位選手致決鬥擂台上就位,我們即將開始準決賽第一輪的決鬥!!!”
這時磯野裁判的聲音插了進來,打斷了這場對話
“加油啊,夜行先生!”
“拜託你了,天馬,一定要打倒那個傢伙,舞才可以得救啊!!”
此時的城之內等人也沒有因夜行擊敗城之內而產生芥蒂,反倒因其在決鬥後的風度產生好感,而剛剛那席話更是讓他們感到敬佩,於是一起大聲地為夜行加油,同時也寄翼夜行能夠拯救孔雀舞脫離馬利克的懲罰遊戲當中
聽著眾人的鼓勵,夜行也微微一笑以示收到後,便走向決鬥的擂台
“呵呵呵……已經到別過了嗎? 那接下來可以毫無掛慮地去死了吧?皆下來的黑暗遊戲將看不到他們了喔?”
“這種話……等你先贏過我之後再說吧,而且……死的那個人一定是你!”
與馬利克相互瞪視著對方並洗過牌後,兩人相對站在塔頂的中間的擂台上後,決鬥的擂台便緩緩地升起,上升到一層樓的高度,而磯野裁判也高聲宣佈著決鬥的開始

隨著裁判宣布決鬥開始後,馬利克便舉起了手中的千年錫杖,呼喚起某種力量,一股股不知哪裡來的黑霧從四處湧出,將原本的藍天與太陽遮蔽住,此時黑暗壟罩了這塊空間,夜行除了自己與馬利克之外其他周圍的人與景物都因黑霧而無法看見,彷彿那些東西原本就不存在似的
然而,這些並不是最可怕的,畢竟夜行跟那些人交情也不是那麼地深,因此並不會像孔雀舞那樣有激烈的反應,最可怕的是夜行發現,他平時賴以為生,在決鬥中無往不利的透視卡牌能力此時竟然消失了!!!
----怎麼……回事!!!
饒的是平時波瀾不驚的夜行也變了臉色,要知道這看透卡牌的能力可是他踏入決鬥者的世界後一直仰賴的力量,然而此時卻失去了效用,這讓他怎麼不心慌!!
----不不……冷靜下來,只是失去一項優勢而已……並不是不能忍受的結果,決鬥中就是要由卡牌運用來決定勝負的,光能看清楚對方有甚麼牌並不能完全代表一場決鬥……
然而,正當夜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始確認手裡的牌時,馬利克那奸滑地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嘻嘻嘻……這種程度就受不了了嗎?你剛剛的傲氣都到哪裡去了? 這可不行喔~~決鬥才剛開始呢!! 我先攻!抽牌!’
----遭了!剛剛因為太過驚惶,竟然讓先手權被馬利克搶去了!!
不理會夜行的懊悔,馬利克在看了眼新抽到的牌後,發生了一陣大笑
“哇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沒想到你的運氣這麼差……竟然讓我抽到這張牌!!”
----什……麼?他抽到甚麼卡?難道是太陽神或是死者蘇生?
“我先從手牌發動兩張<黑暗指名者>,宣言怪獸的名稱,如果對手卡組裡有該怪獸就加入他的手牌!!我選擇<邪神恐懼根源>與<邪神毀滅者>!!!”
----不……不會吧,難道是那個戰術? 他的目的是……
隨馬利克的指示從牌組中將兩張邪神加入手卡,夜行只能驚懼地等待馬利克的下一步行動
“呵呵呵……沒想到你運氣還真不是一般地差,開場竟然一張邪神卡也沒有抽到?只是如今你也用不到了……我再發動魔法卡<手牌抹殺>!雙方將所有手牌捨棄並從牌組抽出相同數量的卡片!!”
-----咕啊……果然是丟棄手牌的卡片,才剛開場我的邪神……就損失兩隻了!不……還沒到絕望的地步,至少我最強的邪神還在牌組裡,而且……也不一定非得用神之卡才能取得比賽的勝利……至少我之前大部分的比賽都是這樣
苦澀地將手牌放入墓地,夜行有些自我安慰地重新抽起了牌,然而,他所期待的最強邪神仍然沒有到手,讓他有些失望
但是,馬利克的攻勢卻還沒有結束
“這樣一來你最倚賴的邪神就已經封住了,失去邪神的你還能做甚麼? 不過我可不會讓你就這樣認輸的喔......我以攻擊表示召喚<速攻吸血蛆>(ATK500,DEF1200)!!”
隨著馬利克的話語落下,一隻綠色的肥大蛆蟲出現在馬利克的場上,身上一條條地觸手在那蠕動著,有著利齒的大嘴正一張一闔,讓人感到無比的噁心
----嗚……竟然是<速攻吸血蛆>
“呵呵呵……身為國際幻象社的你,想必已經知道這張卡的效果了吧? 那我就不多說了----<速攻吸血蛆>對玩家發動攻擊!!”
得到馬利克的命令,綠色的肥大蛆蟲隨即張開了無數的觸手,向夜行穿刺而去
“咕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雖然已經用舉起雙臂護住重要部位,但觸手仍舊毫無保留地貫穿了夜行的雙腳,肚腹,手臂,甚至是臉頰,有若實質地鑽心刺痛讓夜行忍不住胸口一甜,噴出了一口血,用手摀著傷口,單膝跪倒在地上,基本分數也因為攻擊下降至3500

“哥哥,夜行先生的樣子好像很痛苦,剛剛的攻擊好像對他造成很大的傷害!”
雖然決鬥台下的人無法體會處在黑暗遊戲中人的痛苦,但是夜行此時的狀態讓
觀戰的靜香感到一陣揪心,焦急地向身邊的城之內說到
“可惡……馬利克這傢伙,又用這種卑鄙的手段進行黑暗遊戲了,想當初舞也是經歷過這樣的痛苦……實在是太過分了!!喂!天馬,振作點,不要被輕易打倒啊!!”
隨著城之內的帶頭,眾人也開始大聲地為夜行聲援起來,然而有些人卻已經感到沒有希望了,因為作為夜行的兩張王牌<邪神毀滅者>與<邪神恐懼根源>都已經被捨棄到墓地裡去了,失去邪神的夜行無疑幾乎失去了獲勝的機會!
可惜他們的加油打氣聲,身處黑暗遊戲的夜行一點也聽不到,此刻的他還在忍受著那椎心刺骨的痛苦,那是他從來也不曾經歷過的傷害,彷彿連五臟都被刺碎了……
“哇哈哈哈……滋味如何啊?這才是真正黑暗遊戲所造成的傷害!與你那有如蚊子叮咬般的攻擊有很大的差別吧?這樣子你還能保持那優雅的姿態嗎?”
看著夜行此刻的慘樣,馬利克不禁開心的大笑起來,肆意地嘲笑著他

然而,在馬利克的嘲笑後,夜行反倒鬆開摀著的傷口,單手扶地,緩緩地站了起來,只是此時的狼狽模樣讓讓及肩的長髮雜亂無章地檔住夜行此刻臉,看不清是甚麼表情
“喔喔,站起來啦,還算不錯嘛,只是第一回合就是這副模樣,接下來你還可以撐多久?”
見到夜行重新站立在場上,馬利克鼓起了掌,但是語氣仍舊不改嘲諷的本色
“……原來這就是真正的黑暗遊戲……看來我還是太小看它了啊……”
低著頭長髮覆面,夜行緩緩地語帶沙啞地開口說到,語氣不同以往,有甚麼難以琢磨的東西隱藏在裡面
“不過……馬利克”
“恩?”
“我一定要……宰了你!!!”
夜行猛地一抬頭,滿是血絲地左眼瞬間爭的老大,簡直直欲突破眼眶而出,全身的青筋根根暴起,而臉孔也極度地扭曲起來,整個人散發出強烈的殺意!!!

請各位多指正錯誤,謝謝
离线kmmmm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2-07-24
......[時空穿梭]與[強制回收]是遊戲王R裡出現的牌,畢竟這個時代還沒有[強制拖出裝置].....
......感覺好煩,幾個回合也要寫這麼久.......

第十五章
“我一定要……宰了你!!!”
面對夜行那滿是殺意的宣言,馬利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在他看來,夜行光是在黑暗遊戲中面對[暗黑吸血蛆]的攻擊就差點承受不住,就這點忍耐能力,根本就沒有辦法應付接下來一連串的攻擊,要知道這場黑暗遊戲不只是決鬥者在失去基本分數時會感到無比痛苦外,怪物所受的一切傷害也都會轉嫁到決鬥者身上,因此就算躲在怪物的背後也無濟於事;更何況……他的太陽神所擁有的第三個能力可是足以讓夜行跟他的怪物一起陪葬呢……

“哼哼哼……宰了我? 你辦的到嗎? 看你剛剛的樣子,能不能撐過五個回合還是問題呢……我倒是想看看失去邪神的你還能做甚麼!!我發動[暗黑吸血蛆]的特殊能力!從手牌捨起一張牌,[暗黑吸血蛆]轉為守備表示,然後蓋上一張牌,回.合.結.束.啦!!!”
隨著馬利克命令的落下,場上的綠色肥大蛆蟲身軀緊緊扭成一團,原本打開的一根根的觸手也收回來,交錯纏繞住整個身體,擺出防禦的姿態,只是那張滿是利齒的大嘴仍舊一張一闔,並不時有黃綠色的液體從口中落下滴落在地面,發出有如硫酸般的嘶嘶聲響,一絲絲的綠色氣體從中冒出
“我的回合了!!!抽牌”
雖然馬利克先前用兩張[黑暗指名者]和一張[手牌抹殺]的配合成功將夜行的兩張邪神送至墓地,但也無形中為夜行增加了手牌,加上夜行剛剛抽起的那張牌,手上的牌已經增加到八張,無疑增添了不少戰力,可是即使是這樣,馬利克也仍舊認為作為封住對方神之卡的這點代價還是值得的
-----God damn......竟然第一回合就受到如此屈辱,此仇一定要加倍奉還才行……
想到這裡,夜行打出了他的第一張牌
“我先發動手上的速攻魔法卡[旋風],破壞你場上的那張蓋牌!”
隨著夜行的話語,一個規模不大的小型龍捲風在場上形成,帶起了陣陣煙塵,然後朝馬利克場上的那張蓋牌颳去
“呵呵……在你破壞蓋牌之前,我先主動連鎖發動這張蓋牌,是速攻魔法卡---[黑暗護風壁],這張牌可以保護我在兩回合之內不會受到直接攻擊的傷害!!”

當龍捲風即將颳上那張蓋牌時,一陣黑色的風暴從馬利克身邊颳起,有若實質般地將馬利克護在風暴中心點,並將那道小龍捲風驅散

-----該死,竟然是那張牌!要是沒有那張牌這回合我就贏了!
-----不過也僅僅是保護你不受直接攻擊的傷害而已……我仍然可以藉由擊破你的怪獸來給予你傷害……
看著對面場上颳起的暗黑風暴,夜行陰沉著臉,開始了他反擊的攻勢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光芒衝擊],將這該死的黑暗空間照亮!”
在夜行的一聲暴喝後,以場地卡為中心,無數的光芒散發而出,從原本因黑霧瀰漫而鬼祟陰森的場地中開出一片光明的領域;然而,僅僅是以夜行與馬利克為中心得那一塊空間而以,光明的領域之外,仍舊被大股的黑霧給遮蔽,因此夜行仍舊無法看見周圍觀戰的人們,且馬利克身邊仍舊圍繞著一層黑色的風暴,讓這個場地無疑遜色不少,不過至少不會像地一回合那樣陰暗地令人感到難受了
雖然所處的場地已被照亮,但似乎仍因某種力量的作用,夜行的透視卡牌能力仍舊沒有恢復,讓他心中還是感到有些遺憾

----切,光屬性怪物專用的場地卡嗎? 現在回想起來這傢伙所使用的怪物們除了邪神外幾乎都是天使族的,牌組會有這張卡也不足為奇……只是似乎有點麻煩啊,我牌組中基本上沒有光屬性的怪物,跟那傢伙可以因適應場地而增加攻擊力的天使們戰鬥有點不利,而且這光線還真夠礙眼的,得想辦法破壞掉……
身處於黑色暴風內的馬利克,望著風暴外因場地卡的關係而開闢出了一小塊光明領域,馬利克皺著眉頭,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
“然後……我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 將墓地裡的[守護天使貞德](ATK2800,DEF2000)以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彷彿聽見教堂中讚美的詩歌響起,陣陣的金光從夜行手邊決鬥盤的墓地中散發而出,然後逐漸凝結成一道光影,從光影中走出一名身穿銀白輕甲,披著一條綾羅的短髮女性天使,張開背後一雙潔白的翅膀,將一絲絲仍散發出淡淡光芒的羽毛灑落在場上

----攻擊力2800的上級天使嗎? 原來上回合發動的[手牌抹殺]將她也一起丟進墓地了,讓那傢伙鑽了個空子……而且因為場地卡的關係,攻擊力進一步提升到3300,不過攻擊力在高又如何? 我場上的[暗黑吸血蛆]可是呈守備狀態,就算打倒了牠我可是還有[黑暗護風壁]作為防禦直接攻擊的手段,兩回合內你也耐我如何……
微微瞇著眼,望著夜行場上散發著聖潔光輝的天使,馬利克心中算計著;只可惜,事情並不像他想得那樣如意……
“......雖然因為[黑暗護風壁]的關係,我無法直接攻擊你,但別以為這樣我就無法讓你受傷害!我再發動裝備魔法卡---[新激光發射器],裝備在[守護天使貞德]身上,提升500點的攻擊力!!
----雖然看起來有點不協調,但還是請妳忍耐一下……
光芒閃過,一架在雙肩各裝有一門加農炮的背包出現在身穿銀白鎧甲天使的頭頂上方,隨即裝置在她身上,將天使化為一座看起來有點不協調的人型炮台,即便如此,短髮的女性天使並未露出任何不悅的態度,仍舊是那樣聖潔的表情,而攻擊力也隨著裝備卡的加持關係進一步提升至3800

----嗚……竟然是[新激光發射器]!!除了讓裝備怪物攻擊力提升之外,還附帶貫穿守備能力的裝備卡! 我的[黑暗護風壁]只能防禦直接攻擊的傷害,但卻無法抵擋因貫穿防守怪物所帶來的傷害……
望著對面有如人型鋼彈般的天使,馬利克驚懼著臉,苦澀地想到

“戰鬥階段!! [守護天使貞德]對[暗黑吸血蛆]發動攻擊!!聖焰加農炮!!”
隨著夜行的命令落下,[守護天使貞德]雙手合十,全身燃起了金色的火焰,然後彷彿將能量聚集在雙肩的加農炮中,隨即兩條燃著熊熊金色火焰的光束洪流向著對面前蛐成一團的綠色蛆蟲噴湧而去

"咕喔喔喔喔!!!!嗚啊啊啊啊!!!咿......"
燃著熊熊火焰的洶湧的光束洪流立時將綠色的蛆蟲吞沒,將牠燒的連灰燼都沒有剩下,並且仍餘勢不減地穿過黑色的暴風,擊中了裡面的馬利克,將他化為一個燃著金色火焰的火人,只是和夜行場上的天使相比,他此時被火焰焚燒的扭曲表情,已經連地獄的惡鬼都自嘆不如了,如今他只能抱著頭,痛苦地在地上打滾,基本分數也下降至1400

"……由於[守護天使貞德]戰鬥破壞了怪獸,因此本身的特殊能力啟動!我回復被擊破怪獸攻擊力數值的基本分數!"
淡淡帶著治癒效果的光壟罩住夜行,彷彿一陣暖流經過他的身體,夜行的基本分數回復至4000

"幹得好啊,天馬,在失去邪神的狀況下,仍舊能大幅度削減了馬利克的基本分數,而且還同時回復了自己的基本分數,真是厲害啊! 而且看起來馬利克自己也受到黑暗遊戲不小的傷害,還真是自作孽啊!!"
看著決鬥場上的夜行一舉扭轉了頹勢,並再度讓那囂張的馬利克痛苦地在地上滾來滾去,城之內便幸災樂禍地叫起來,心中深感快慰
"可是為甚麼天馬他仍然陰沉著臉,露出那樣可怕的表情? 如今他可說是佔盡優勢,不僅回復了失去的基本分數,場上還有攻擊力3800的強力怪物,而相對的馬利克的手上與場上空空如也,基本分數也只剩下1400,他到底在擔心甚麼?"
與城之內不同,杏子細微地觀察到夜行並沒有因場上情勢扭轉而露出稍微鬆懈的表情,反倒仍然擺出如臨大敵的慎重態度
"我想可能他仍舊在擔心馬利克那張太陽神的特殊能力吧?畢竟面對不清楚能力的神之卡,態度謹慎一些也是對的,尤其是他的兩張邪神卡都被送進墓地裡了......(恩?),另一個原因很可能是現在天馬手上有攻擊力1400以上的下級怪物,剛剛如果召喚出來的話就可以簡單地把馬利克的基本分數化為零,因此他先用[旋風]打算將馬利克後場清空,只可惜他蓋的牌是那張[黑暗護風壁],讓原本的計畫無法完全實施......"
仔細地觀察整場決鬥,遊戲將自己的判斷與猜測向身邊夥伴解說到,只是在提到關於邪神的時候語調稍微頓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些甚麼
-----兩張邪神卡? 好像數目有點奇怪,我所需要收集的神之卡可是一共有三張,既然三幻神是以三隻存在,那邪神......難道也是三張!? 天馬他還保留了一張邪神還沒有使出?
想到這裡,遊戲有些驚駭地語不遠處的海馬對望一眼,從對方的目光中發現似乎海馬也是與自己有著相同的結論,隨即轉頭死死地盯著決鬥場上的夜行

"呼啊……哈啊...咳咳咳..."
此時馬利克也逐漸從攻擊的餘波恢復過來,緩緩地用雙手撐地,大口地喘著氣,爬了起來,只是身上似乎仍舊有著被聖焰焚燒的痕跡存在
"哼哼......看來你也受傷不輕嘛,古魯斯的老鼠王,你可別忘了你自己也得承受黑暗遊戲的傷害喔......?"
此一時彼一時,面對此時夜行的揶揄,馬利克倒是無法在反駁甚麼,一方面是他本身仍舊在劇烈地喘息著,另一方面是他場上與手牌都是零,而[黑暗護風壁]的效果整能在維持一回合,屆時他要是沒有抽到起死回生的牌就危險了

"我這回合還沒有結束......我將三張牌覆蓋在場上,結束這回合!"
-----要是沒有那張[黑暗護風壁],我這回合就贏了,如今計畫變更,只能讓你先在手牌待一下了......為了不被太陽神的能力波及到
夜行陰沉地望著手上僅剩的那張牌,赫然就是[熾天使槍手]!!!要是剛剛馬利克的蓋牌不是那張,夜行早就通常召喚這張牌將馬利克打成篩子了,但如今只能鬱悶將回合轉移

"咳......我的回合!抽牌!"
-----呵呵,看來我的運氣不錯嘛,才剛缺少手牌就來這張牌......
望著新抽到的手牌,馬利克扭曲著臉,露出一個毛骨悚然地微笑
"我發動魔法卡---[天賜寶牌],雙方可從牌組抽牌補充至六張"

-----切,果然是那張牌,在剛好沒有手牌的情況下抽中這張卡……這混蛋的運氣果然不是一般地強悍!
默默地從牌組中抽出五張牌,夜行心想到;只是,最為關鍵的那張牌至今仍未上手,讓他不由地感到有些煩悶

"哇哈哈哈哈......看來這場決鬥馬上要結束了,天馬! 我已經抽到了這張關鍵牌了!你的運氣果然不是一般地差啊......"
-----什......麼?
面對馬利克勝利的宣言,在場除了夜行以外的眾人都是一片愕然,他們不了解,為何在場上如此劣勢的狀態下馬利克趕發出如此的宣言?他究竟抽到了甚麼牌?
-----來了嗎……[死者蘇生]!以他現在的情況,應該是想用太陽神的第三個特殊能力吧......?
看著對面仍舊在狂笑的馬利克,夜行心想著,不過他並未表露出害怕的情緒,反倒仍舊是一副淡定的狀態

"……呵呵呵,我也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將墓地裡的太陽神以第三型態復活!!!! %$#@@#)*&&?>^&)+_$......(古代神官文字)”
不理會眾人的驚訝,馬利克在發動[死者蘇生]之後,自顧自地開始唸起那艱澀難以明瞭的咒文,而隨著馬利克的咒語落下,一陣強大的氣息從他手邊的墓地裡傳來,隨即擴散至全場,在一瞬間提升至讓在場的眾人趕到難受的程度,其威勢遠遠不是其他神之卡能夠比擬的!!
"……*^$#@$$%#@!----將我的基本分數1000點獻上!出來吧,太陽神第三型態!黃.金.不.死.鳥!!!"
隨著馬利克將咒語最後一個音節唸完,場上的威壓隨即提升至極致,炙熱的風暴席捲了整個決鬥場,一道金黃色的巨大光影從馬利克的墓地衝出,高高地盤旋於決鬥場之上,發出有如大雁般淒厲的叫聲
那是一隻全身由金色火焰所組成的巨鳥,散發著有如太陽般的光芒,將原本場地卡所不能照亮的地方完完全全地照亮,強大的威勢另周遭的觀眾也難以昂著頭觀看,更不用說對三幻神氣息感到厭惡的夜行了,身處決鬥場的他更是首當其中得正面承受太陽神那可怕的壓迫感,幸好的是,這還不到夜行無法忍受的地步

"呵呵呵...太陽神第三型態的特殊能力,可以付出1000點的生命點數,將對方場上的怪物燒滅,這下看你還有甚麼應對方法?"
望著自己頭頂上燃燒的熊熊金色火焰的不死鳥,馬利克興奮地笑著,根根的青筋遍部了他整張臉,顯得分外恐怖

"甚麼嘛,只是燒滅怪物而已,還以為是甚麼可怕的招式,他憑甚麼就這認定自己會獲勝?"
用袖子擦了下額間的汗珠,本田皺著眉頭,有些疑惑地朝身邊的人問到
"笨蛋!你忘了這是一場黑暗遊戲了嗎?就算基本分數沒有減少,但只要怪物破壞,決鬥者一樣會受到與怪物所承受一樣的傷害!因此太陽神燒滅[守護天使貞德]的同時,天馬先生一樣會受到相同的痛苦,很可能就此倒下,馬利克這混蛋實在是太卑鄙了!!"
聽到本田的話語,一旁的御伽隨即向他解說到,一臉的憂色,而周圍的人也大多是相同的表情

-----好......好美啊,這就是太陽神的第三個型態,黃金不死鳥? 這下天馬可麻煩了,要是他不能擋下太陽神的這次衝擊,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裡了......來吧,讓我看看能被稱為完美決鬥者的你面對這樣的情況將會如何應對?
與其他人的擔憂神色不同,海馬反倒讚嘆地欣賞著場上有如太陽般閃耀地火焰巨鳥,並不時斜著眼望著決鬥場另一端的夜行,畢竟他不相信夜行會如此輕易地被打倒,而且他更希望兩人再鬥得久一點,將彼此的底牌全不露出,他才能好好地制定迎戰計畫及調整牌組

"嘻嘻嘻......這下這場決鬥就結束了!上吧,不死鳥,將[守護天使貞德]化為灰燼吧!!!不.死.鳥.衝.擊!!"
隨著馬利克的話語落下,原本盤旋於決鬥場上的火焰巨鳥展開了翅膀,高高地飛至肉眼可至天空的最高點,然後帶著金色烈焰有如隕石墜落般的高速朝底下的天使俯衝而去,捲起一片片的火焰熱浪
然而,火焰巨鳥在即將攻擊到目標的前一刻,銀白鎧甲的天使毫無預警地消失得無影無蹤,讓祂撲了個空,又因慣性作用的關係一頭重重地墜落至地面,火花四溢,金色的巨鳥的身軀也化為場上一道道的火柱

"怎麼回事!!!為甚麼[守護天使貞德]消失了!!你到底做了甚麼!!!"
見到自己原本必殺的一擊落了空,馬利克不可置信地望著夜行喊著,隨即發現夜行場上的一張蓋牌此時已經打開
“……發動上回合覆蓋的速攻魔法卡----[時空穿梭],這張牌可以讓場上的一隻怪獸轉移到下個主要階段,因此躲開了你的不死鳥的衝擊……只是因為[守護天使貞德]從場上消失,裝備在身上的裝備卡也必須送至墓地……"
夜行說著說著,將[新激光發射器]從決鬥盤上拿下,放置到墓地裡

"可惡......讓你逃過一劫了嗎? 但是太陽神剛剛的攻擊只是發動特殊能力,我這回合還沒有通常召喚怪獸與攻擊! 我以攻擊表示召喚[梅爾基德四面獸](ATK1500,DEF1200),然後對你發動直接攻擊!"
見到夜行如此輕易破解他的殺招後,馬利克不爽地從手牌將一隻怪獸放置在決鬥盤上,光芒閃過,一隻由怪異四張不同表情臉所組成的怪物出現在場上,在中間帶頭的綠色笑臉發出一聲怪叫後,隨即高速地旋轉起來,朝著夜行直撞而去
"想都別想……打開覆蓋的陷阱牌----[強制回收]!這張卡可以讓對方攻擊的怪獸一隻回到手牌當中!"
面對馬利克接踵而來的攻勢,夜行再度翻開覆蓋的陷阱卡,一陣強烈的衝擊波從卡片發出,不僅正面檔住了[梅爾基德四面獸]的攻擊,並且還將其化為一片紅綠色的光影,返回到馬利克的手中
“嘶……竟然又擋住了我的攻擊!不過下回合可就沒那麼容易了!我將兩張牌覆蓋在場上!結束這回合!"
面對夜攻勢再一次受阻,馬利克差點沒咬碎了他的牙齒,但也只能鬱悶地將兩張牌放在決鬥盤上並結束回合
-----總算是擋下了這回合的攻勢,感覺還真是有些不容易……畢竟就算只是被怪物攻擊一下也會讓人痛不欲生......不過馬利克現在的基本分數只有400分,要是接下來的抽牌我可以抽中[破壞輪]或[停戰協定]就贏了......
將擋在額前的長髮撥至腦後,夜行靜靜地望著手邊的決鬥盤,將兩根手指放在牌組上方,悄悄祈禱著
"我的回合......抽牌!"
請多指正錯誤,謝謝
离线沧月的酒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05-18
不更了吗⊙▽⊙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05-19
回 沧月的酒 的帖子
沧月的酒:不更了吗⊙▽⊙ (2017-05-18 14:03) 

2012年的帖子,很明显就是坑了。
或者说这里没多少坑是完结的。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