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45763阅读
  • 457回复

[原创:琴音之间](07.10更新Track 32 下)Mega Raider XX[萝卜接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60楼  发表于: 2010-07-25
好吧先把画了很久的第五章插图A放上来……再不放上来我估计都要长毛了
[删除线]我恨狮子王那头毛,每次画都想拆房[/删除线]
插图B修改中……今天又被出门和板子耽误了一天啥都没做……蹲
黑白线稿偷懒爱好者…………人家彩图也没有恶魔殿那么厉害……【目远漂移


于是接下来欢迎生是同盟的人死是同萌的【吡——】的小月=-=要一起来接文的话报个顺序给我哟~
飘走

[ 本帖最后由 回首万事空 于 2010-7-25 23:47 编辑 ]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61楼  发表于: 2010-07-26
= =身为圣斗士的FANS怎么可以抱怨头发太难画= =
再对比了下,还是觉得一枪中脊椎了……喂,真的没有事么?我可不想照顾一只【高位截瘫】的猫=。=不过从你很快又活蹦乱跳来看,我的担心似乎多余了些,看来以后可以多花些时间去找滑轮研究刑讯逼供了~~

我的彩图全部是偷工减料、速战速决的物体(目远)。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只看该作者 62楼  发表于: 2010-07-26
原帖由 devil1019 于 2010-7-26 07:05 发表
= =身为圣斗士的FANS怎么可以抱怨头发太难画= =
再对比了下,还是觉得一枪中脊椎了……喂,真的没有事么?我可不想照顾一只【高位截瘫】的猫=。=不过从你很快又活蹦乱跳来看,我的担心似乎多余了些,看来以后可以多 ...


身为圣斗士的FANS我表示我爱的是米罗和卡妙……泪OTZ【这两个的头发还是容易改正常的…………
感谢关心真的是没问题的= =+

上色……咱上色很轻浮……目元
头像现在看着还算唯一顺眼的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63楼  发表于: 2010-07-27
我的怨念到底有多深重啊才能画出如此一脸戾气的、第一人格的我。
萝卜种植继续:《MR-XX》 金翎羽之鸦——哈迪尔·菲迪亚斯(驾驶服MODE)
=。=论坛头像暂时舍不得换……但个人很心水这张大头,请勿搬走谢谢。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暗蓝幻灭

只看该作者 64楼  发表于: 2010-07-27
萝卜的剧情咱是不指望看懂的了,不过菲迪亚斯大人的插画也是很惬意的事嘛~~~

加油更啊————【捣乱的人】
每次迷惑不解之时都能感觉到胸口的珈蓝之洞。
不得不爱着一切,那停止的话,就会被‘自身’这个怪物吞噬殆尽。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10-07-27
= =我和回首的剧情基本谈不上深奥,慢慢读还是能理解的……
因为多半是乌鸦巢里的一些趣事。

插图以后慢慢更,会有更多的图来诠释这个故事以及人物之间的关系。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暗蓝幻灭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10-07-27
回复 66# devil1019 的帖子
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我对萝卜的先天性体弱而已……

我与那个时代脱节……

PS:其实如果不是趣事的话说不定更容易理解那……(殴
每次迷惑不解之时都能感觉到胸口的珈蓝之洞。
不得不爱着一切,那停止的话,就会被‘自身’这个怪物吞噬殆尽。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10-07-27
从故事开始到现在只出现过坏掉的萝卜还没有进入萝卜园,到底哪里会看不懂啊?

好吧,我没话说了。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泡沫之夏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10-07-27

Track 06-Multa Paucis


这或者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当那位以女武神中最美丽与冰冷者为称号的年轻贵族女性罕见丧失了一贯的决断无情开始狐疑。

她身上还残余着钢笔枯水的干燥墨香气息与一丝血液铁锈味道伏案浅眠。手边某张卡片被掩在不及重新仔细挽起只松散衔着那枚纯金发夹的长发下,狐尾百合幽幽不散的清冷芬芳。象牙白底上字体圆润清明,边缘绘饰细腻金粉贴上纯黑发丝来,随女子睡间无意动作轻拂一下簌簌洒落在手工精织东方丝毯上纹理森森的金线折枝花朵。

是的弗丽德里卡•华伦斯坦在离开冥神星时也一并征询过原本的收件人之后带走了那纸意义未明的短笺,在她桌上放了多日依然毫无头绪。或许那也是致使这位作风铁血的女少校在睡梦中尚不安稳眉心轻锁着的缘由。

——这里是A376行星带第一星区最大的空港“烈火”,以其名清晰道出行星带的地理条件与因此而来的职能:过于严苛的条件经改良后仍然无法适应大规模人类移居,是以虽然行星带拥有惊人的核晶储藏量然而开采过程却极度迟缓……而其正处于太阳系边缘与同盟小型人造星系之间的战略要地之位也充分证明眼下除了军事与工业再不能作他用。

迷蒙中一丝异样轻响惊破满室岑寂,弗丽德里卡倏然惊醒只听见舰内无线通讯传来忠诚属下沉静的女音:“舰长,今天第三班货运穿梭机已提前抵达空港,确认物资无误已签收。另外……”那声音蓦然一顿带了丝忍俊不禁笑意,“机上有一束指名送给‘华伦斯坦小姐’的鲜花。”


是新近摘下来花瓣上犹残落着水珠的十字百合,传说是某个已经沉落在咸涩海水中成为恒久传说的母星城市在上纪元中世代的市花,还有那只能在海王星第二都市培育出来的鸢蓝色……她指尖轻触着有陌生感的花瓣,异样芬芳千重纠葛如同心绪。

尽管冯•华伦斯坦家的男性们历来以煊赫军功为他们至高无上的荣耀,就连女子也从不在繁复衣饰妆容间耗费时光而宁愿挽起衣袖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多来两轮近身搏击练习,那不代表他们的手腕只能平稳而强硬地握枪却无法在衣香鬓影的宴会上柔软翻转……弗丽德里卡自然知道这种花朵难以拥有纯正色泽而来的贵重性,几乎已经成为权力金字塔尖端的特供品,在她参加过的数次宴会中仅有一次看到大厅中央水晶花瓶内供着一束与此近似。并不是任何一个身居高位的联邦军人都可能有此财力与权势获得这新鲜的花朵……还有送花的闲情逸致。
或者这应该是一个对身份刻意的暗示——女舰长想起对她的称呼不是“战列舰Kurfürst舰长”或者“华伦斯坦少校”,而是那些觥筹交错迷醉得令人不适的场合里在她模糊记忆中一声一声回响着的:

“……华伦斯坦小姐。”

——最后交织成同一人温和沉潜的男中音。

浅灰色虹膜瞬息间被寒意侵蚀,随意拨弄花瓣的指尖几乎要把底下那枚用芯片和信号转换器简单组装成的小巧核晶通讯设备捏碎:“……你是谁?”

那边自顾自一声低笑出来并不回答,随即切断通话唯余长久沉默横亘下来,而在此之前只留下一句话。

“这是一个提示。我对您并不怀有恶意……并以荣誉骑士团勋章上的四只鹰徽起誓。”


无论如何怀疑名单缩小了。弗丽德里卡•华伦斯坦在移动终端上调出荣誉骑士团成员名单快速浏览着,显然是一位贵族男性,听嗓音约若三十许人但并不能完全肯定……他使用最平常的通用语却未留下一丝口音可以辨别,只能从刻意提及的“四只鹰徽”判断为骑士团一级成员。麻烦的是每位骑士阁下的详细资料保密度都与之头衔同等级别……尽管她的权限在“伯爵”一级,却仍有几人不在可查阅范围之内……更甚者则是来自任何移动终端的访问或者试图访问都会在系统留下记录。

处在完全被动的地位,弗丽德里卡毫不怀疑对方在榭洛斯少尉病房留下的那条信息至少是给两个人的——或者还有那只金毛乌鸦?那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女少校思索着顺手在粒子屏幕上点开了下一个名字。

加洛林•法兰克尼亚•威斯特伐利亚•冯•霍亨斯陶芬上将,奥托•马克西米连•哈布斯堡•冯•霍亨斯陶芬伯爵阁下之子,荣誉骑士团一级成员,地球联邦宇宙军总部高级指挥官,联邦议会高级议员……影像资料上男子面容精致笑意沉稳略带自矜,浅金发色与明蓝近乎剔透的眼眸,墨蓝礼服胸前累累勋章与金线织就的华贵饰绪,饰有四颗星芒章与两道斜纹的上将肩章边缘垂落下排穗……在这个世代为了保证当事人安全所有非军用影像资料都采用至少一年前的纪录并且不留下声音,而她隐约还能记得这是三年前新王登基时阅兵仪式上的情景。

或者这是军人的直觉在一叠声地提点着……她不动声色把那行小字看在眼里。

——冯•霍亨斯陶芬阁下为“精英计划”成员。


女子屈起食指用指节摩挲洁白沉重的花瓶,鸢蓝花瓣映出她肤色比碳素陶瓷合金更白皙。那件通讯器已被拆卸下来,核晶芯片在另一手五指间随意翻转,吞吐幽幽生绿光华宛如北大西洋的温暖海水。桌上移动终端被连接到室内占据一整面墙壁空间的可视屏上,显示出少年微笑面影轻唤了一声:“弗丽达?”人工智能合成音里熟悉的机械感,婉转道出严谨德语仍然微微生涩。

她目光对着早故长兄的AI全息投影出奇温柔下来,摘下眼镜后浅灰眼睛眨了一眨,唇边泛起一圈珍珠色的笑意涟漪:“哥哥。”

“——发生什么了吗?”记忆库里对她面上神色的解读似乎叫做“困扰”。斐迪南•冯•华伦斯坦有和家人相仿的如夜发色,与胞妹一模一样继承了亡母的灰眼睛却闪烁过不属于生命体的异样幻光,而眉目间始终存留那种被三大原则束缚者所特有的纯白贞静,“你访问过了荣誉骑士团一级成员的名单。还有那束花……”

“……是的。”弗丽德里卡苦笑一下娓娓道出,在话语终末迟疑着沉重顿落下来,“哥哥,我需要你帮忙。”她一扬手将核晶芯片抛落一旁,被转存到终端内的对话录音播放出来,随着那人声音婉回低柔下去也有更浓重的阴郁色彩栖息在她眼睫之上敛下影子的翅膀。“——我已经把名单传输过去了。给我他们每一个人声音资料和这段记录的对比结果,相似度超过7.0的提供移动终端ID。”

“……重点检查对象是冯•霍亨斯陶芬上将。”


拨通那人通讯时年轻女少校的十指在纸质报告上按得失去血色隐隐浮现出表层皮肤下横亘的苍丽郁青,对比结果相似度在15.0,确认为同一人……无线耳机里传来那人嗓音里带着不出所料的意味:“您好,华伦斯坦小姐。”

她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最后虚脱般倒回座椅内轻声:“榭洛斯少尉病房里的卡片是您留下的吗,上将?……关于海因里希•路西安上校的殉职。”

“我对他的死亡深表遗憾……但那若如我所料恐怕并不是殉职。”对方话尾沉落着不动声色勾起弗丽德里卡油然而生的怀疑:“您为什么如此肯定。”

“他不是那样的人。”对方一瞬间给出理所当然回应,“在生死面前孰轻孰重他很清楚……绝不会为了救一个属下拿自己性命去冒险。”

她不期然想起在“埃斯佩利亚”短暂停留的午后,哈迪尔•菲迪亚斯罕见请求帮忙时的论调……而此时他又微有犹豫地吐出言语似在试探着她,“具体的我现在不太方便细说……如果您有意的话,下周德•奥布里侯爵夫人生日的晚宴……给您的请柬应该已经送抵冯•华伦斯坦伯爵府上了。”


回到母星那晚弗丽德里卡•华伦斯坦睡得并不安稳。父亲素来不多过问她的生活只在女儿难得接受邀请时微微望她一眼目光幽深,而斐迪南自然不能如尚在军校时温柔对她道一声“开心点,尽管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更遑论似往日一般细细梳络胞妹的长发。梦中交替出现长兄如同自己异性镜像的容颜唇边隐隐浮动着笑影,夙敌出奇气急败坏的面孔几近扭曲,榭洛斯少尉无血色的面颊,冯•霍亨斯陶芬上将意味深长的末语。一切似乎都没有异状……却顺利得让人生疑。

从窗帘缝隙流泻至手边的月光而非苍白虚冷的人造光源告诉她这里不是熟悉的战列舰或者空港,是母星中欧地带的某一个城市,属于那以极东之东为名的欧洲心脏……曾经的国家。或者更应该称呼它新萨尔茨堡,第三次世界大战后全球重建与复兴度最高的三大城市之一,联邦政府主要机构有一部分便设于此……而届时宴会地点则在稍遥远一些的巴黎。

弗丽德里卡疲倦地垂下眼帘去。


其实她容颜并不完全有那种纯正雅利安人的苍白清丽,或者是家门严格下历练出刻骨铁血高华与一分两分来自中欧的明艳风神才显得分外动人,姣好身段被纯色香槟金坠地长裙包裹得出奇润泽优雅如同一尾游弋出乌尔达泉的鱼。七千滴白水晶眼泪反射着四壁青铜包银女神像手持的火把在色泽冰冷的眼睛里跳动成虚妄光心。

看起来社交界这一季的时尚是仿效上纪元近世代陈旧繁艳的复古遗风。弗丽德里卡•华伦斯坦倚在墙角镶嵌的浮雕圆柱边抿下一口杯中绛红酒液目光静静逡巡,自火光照耀中交叠姿影以至蔷薇紫平绣金狮帷幔下深重暗色……没有看见理应在场的人。

水秀眉心才稍一锁起,身前便有轻巧足音停驻。

……终于来了。

回转眼波飞快掠他一眼,微微侧首在偏转的角度里思索着用词:“冯•霍亨斯陶芬阁下?”

仿近世代的珍珠色长款礼服外衣只密合着中间数粒海水色珠扣,滚边金线是某种自不待言的华贵,繁复领花用蓝宝石扣针别成一个低调而郑重的完美姿态。男子唇角似乎永远凝在一个得体的弧度,风度翩翩伏下身去一手横过腰后另一手却凝固成邀请的姿态:“能有此荣幸请您跳一支舞吗,华伦斯坦小姐?”


由钢琴开始用象牙键拨动锋利琴弦与桃花心木微妙共鸣成前奏,每一个音都像是指尖下溅落一斛荧荧闪烁的夜明珠。然后小提琴,一整个乐句毫不停顿是流淌的发光河水,在末尾潮汐一样婉回着渐渐低落又蓦然扬起拉出下一重反复强调。没有中提琴如泣如诉或者长笛游荡歌吟,没有竖琴琳琅没有黑管低鸣。像一首两个人的Solo。

他们或者是一对完美的舞伴,至少看上去如此。然而弗丽德里卡却看得再清晰不过加洛林的眼睛是醒着的,即使他启唇的间隙能够在被香料浸没的空气里捕捉到一丝白葡萄酒芬芳,色素浅薄的虹膜还是如有青金石与珍珠磨粉调和挥洒成那种冰冷得足以灼伤人的明蓝色调。前三后二收敛舞步回旋过柔软腰肢,她在光影边缘渐趋黯淡的一秒里双唇开阖着无声询问:您到底知道些什么?

加洛林深深看她一眼没有说话,待小提琴尾音渐落才回身顺手飞快扯落一整幅浮艳帷幔挡住两人身影,一手食指竖起贴在弗丽德里卡唇前另一手在她掌心飞快用指尖写下一行字,旋即抽身离去不再回望。她也不将视线在他背影多停留一秒随即低头,手指重复描绘因隔了一层丝织手套无法感知清晰的字母,蓝宝石胸针上缀饰的黑孔雀尾羽轻拂过削秀下颌。

A,S,G,A,R,D……Asgard……阿瑟加德?!

修长十指无法抑制地狠狠收紧起来,她想起自己从22岁便停留在少校职衔的缘由——在A376行星带殖民统治计划“安德朗”中自己作为第一星区负责人监管不力,计划详情被同盟一方的不明人物侵入系统窃取而军方不得不提前展开行动,直接导致加重了损失并且计划也无法称为完全成功。

……而“安德朗”计划的前身便是二十多年前因殖民地起义分裂为同盟而失败的“阿瑟加德”。



Ad notata:

1.Multa paucis:拉丁语“言简意深”。

2.十字百合:佛罗伦萨在中世纪的市花。

3.AI全息投影:参见斐迪南•冯•华伦斯坦人设。

4.乌尔达泉:Urdar,北欧神话中的神圣之泉。

[ 本帖最后由 泡沫之夏 于 2010-8-27 18:59 编辑 ]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10-07-27
=.=很少参加社交季的活动吗?原来你的家人都担心你嫁不出去啊。。。。也是啊谁敢娶你那真是造福苍生。
=。=上帝你还要在身上加多少形容词我觉得我没有信心画你的礼服OTZ
BOSS为什么没在跳舞的时候踩你两脚=皿=

最后的PS:太奢华了,这些个该X的贵族=皿=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10-07-27
亲爱滴……形容词久违了…………又让我出现我看不懂中文的怀疑了……扶额
一般舞会只有男人被踩得份……【据说他们某些人还以此为乐【喂
咱对于花这东西已经爱到不行了……噗

人设主笔MODE:加洛林同学乃好帅啊啊啊啊啊【掩面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离线泡沫之夏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10-07-27
【设定顾问MODE:我越写越控加洛林同学我我我我我好想写……【掩面】你懂的你懂的……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10-07-27
露娜的文是得慢慢看,主动断句,慢慢读。
以前那谁说过我的句子长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让它来读一下这篇就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表示,BOSS再帅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才不会嫉妒她。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艾冰尔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10-07-27
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菲迪发怒的样子呢~~也许是因为很少见?
能让恶魔发怒的人不可小瞧~~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10-07-27
原帖由 泡沫之夏 于 2010-7-27 12:28 发表
【设定顾问MODE:我越写越控加洛林同学我我我我我好想写……【掩面】你懂的你懂的……

人设主笔MODE:我懂得我懂得但是我们要忍耐啊啊啊啊【掩面】

PS:恶魔殿乃…乃为何强调嫉妒问题|||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