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45748阅读
  • 457回复

[原创:琴音之间](07.10更新Track 32 下)Mega Raider XX[萝卜接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0-07-15
和黑执事的联系果然是名字嘛||||||= =
其实就是来自于Shadow The Hedgehog嘛……百度上说小黑的名字中译就有叫夏尔多的【另一个中译是阴影……我扶额
赛巴斯不是管家专用名嘛~-w-~【虽然秀逗里都条狗也叫这名字……扶额

谁NTR啊谁啊Q皿Q
……好吧我人设里已经加上了口嫌体正直……乃们满意了吧……蔫
我对这个在世界的中心呼唤奸情以及各种基和有一腿的世界绝望鸟

PS:迷你裙计划是海因里希和菲迪亚斯的分歧啊【这样会扯出更多奇怪的黑幕YY吧!混蛋!

[ 本帖最后由 回首万事空 于 2010-7-15 11:56 编辑 ]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0-07-17


Track 02 黒猫の歓迎式

(by:devil1019)

只有恶魔的舰队才会欢迎黑猫的入驻。
############################################

“醒啦,喂,”菲迪亚斯驾驶自己的穿梭机缓缓降落在了战列舰Silubr所停留的“埃斯佩利亚”宇宙军对海盗歼灭部队专属军队空港,发动机关闭手闸拉好之后,他起身到后座拍了拍小黑猫的头,“车到站了,快醒醒。”

也许是守护Aroundight整整一天不敢放松的缘故,一袋牛奶和一袋蛋包饭就足够让又累又饿的小黑猫感受到人间尚存温暖——虽然这温暖不一定是由正常人类施舍的——但是为了能支撑下去,她还是勉强接受了来自恶魔的好意,久经饥饿考验的胃部充满了空前的满足感,而这满足感也传达给了全身的神经,趁着穿梭机后座十分舒适并且运行稳定的缘故,睡眠质量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唯一可能导致的意外就是——恶魔般的饲主开始在仔细考虑要怎么叫醒自己的宠物到站了下车。
思来想去,还是要用叫醒猫咪的方法——于是,菲迪亚斯揪住夏尔多的后衣领,像拎一只睡熟的猫咪一样,慢慢地从座位悬到半空——“哦呀,这样都还不醒——我的部下可不准有赖床的行为。”金色的眉毛不悦地打了个小结,嘴角却划出一个坏笑的弧度。

说着,拎住猫咪后衣领的右手毫无预兆地一松开,然后是撞击穿梭机地板“噗咚”。

“痛……”从疼痛与撞击中醒来的夏尔多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迷迷糊糊地看到那个金色的恶魔监护者正居高临下地以轻松的表情望着她,“我怎么了?

“哟,终于醒了?”终于叫醒了沉睡的猫咪,菲迪亚斯心想终于可以下车去空港最好的军用餐厅,吃个美好温馨的早餐了,“你刚才睡太熟不小心滚到地板上来了。刚好,到站下车,根据今天的日程表来说——”菲迪亚斯拿出掌上电脑,开始向少尉——如果他还真的把夏尔多当成一名MR驾驶员,一名军人的话——宣读今天的日程表。


“根据地球格林尼治时间上午9点整,于‘黄金苹果’餐厅共进早餐,早餐完毕后去胡茬的雷蒙德那里报到——我们俩。中午还是在那个餐厅,对同盟军作战部队有舰队要过来休假,据说会和胡茬的舰队进行联谊……联谊嘛,反正是单身无聊男女的无聊聚会……怎么都这个时候了部队番号还那么保密,组织人事处在搞什么飞机……总之中午到下午都是联谊,晚上是胡茬和部下胡茬子们请客,给你我调任的欢迎会。等欢迎会完了,我们就去搬到新家住。”

对于很可能是改变自己人生的新日子,夏尔多并没有太大的感觉,这并没有给她带来多么大的新希望或者莫大的欢喜——唯一的庆幸是守护前任上司遗物的愿望似乎可以尘埃落定,然而不幸的是她对菲迪亚斯少校的抵触感和排斥感再次沉渣泛起,以至于她不止一次地幻想这是个噩梦,醒来之后牵着自己手的还会是那位令人尊敬的长官。

似乎是看穿了少尉的无意义幻想,或许又是菲迪亚斯在等人上耐性不佳,独断地拉过宠物猫咪的爪子,不经同意地擅自往餐厅的方向拽,一路还很有兴致地哼着宇宙军时下最流行的早餐进行曲。



黄金苹果,是空港最有名而且最受军人们欢迎的高中低三档合一的奇妙餐厅,除了承接各种档次的军队会议工作餐、军队联谊欢庆会、军队凯旋欢迎式、军人婚礼OR葬礼宴席之外,日常用餐也颇受联邦军队内部的广泛好评。每次回到空港,大家就会看到菲迪亚斯少校如同饿极的金毛狮王一样开着摩托车以出门70码的速度狂奔向这家餐厅,每次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打包数份可口的食物回去慢慢满足。

“不是第一次来吧?”

“嗯,以前和海因里希长官来过呢,这金灿灿的招牌永远都不会蒙灰,如同记忆中的那样。”

“是呀,连美好的初恋都忘记的话,那样对前任饲主也太亏欠了,他付出的猫粮价钱够我在这里消费好多次了~~~~”榭洛斯很不愉快地瞪了他一眼,菲迪亚斯装作没看到,带着小黑猫来到一个临窗的老座位上,伸手招来侍者,“还是老样子,鸡蛋羹、大份西班牙杂烩饭,橙汁,四个东方小笼包~~~给她来蛋包饭和番茄酱就好。”

侍者迟疑地看了看没有说话的黑发少尉,对方的态度应该是默许,估量了一下单薄的身材之后恍然大悟地对菲迪亚斯的点餐表示肯定,风一样地刷卡收费然后将菜单送去了厨房。

正当侍者将两位上司和下属的点餐送达完毕,菲迪亚斯刚刚一手叉子一手勺子,夏尔多也拿起番茄酱准备淋在蛋包饭上开心地进行难得平静的早餐的时候(前提是菲迪亚斯千万别说什么让人喷饭的笑话或者刺激夏尔多将餐具当成武器的话),餐厅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整齐有力啪啪啪啪的鞋底和地面用力合奏的、激荡人心的节拍,两人不由得看向窗外——两排深蓝色军服的军人笔挺地站在餐厅门口整齐地列队,仿佛要接受某军队高官的检阅一样,餐厅红地毯的尽头,刚刚好对应着一辆高级军务车。


“……那制服……对同盟作战的部队?莫非是今天日程表上的那支舰队?来的还真快。”

“怎么了?”夏尔多发现对面那张平日里嬉皮笑脸的面孔上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凝重……甚至是不悦。

车门被恭敬地打开了,下车的应该是一位身材婀娜尊容美好的女性军官,婀娜美好到菲迪亚斯都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幻视——半挽半披时及肩的纯黑长发,隐约没错的金边细框眼镜,代表对同盟作战部队的深海蓝女性裙装制服,迅捷而不失优雅的下车动作像森林里的雌性黑豹——让榭洛斯少尉不禁都为之吸引,停止了手中挤番茄酱的动作。忽然,她发现自己的上官没有一如既往地对美丽女性投以热切关注的视线,而是反常地扭头,有一口没一口地扒着盘里的西班牙杂烩饭。

从海因里希长官那里,和自己亲身体会感想的来的经验告诉夏尔多,能令对全军女性报以持有的迷你裙改革理想(妄想?)的菲迪亚斯少校为之扭头的情形,出现的几率可能和哈雷彗星撞地球的几率相等。

连餐厅的老板看到这阵仗都亲自出迎了,当然也许已经是预定好了的。总之,榭洛斯被高大的两排人墙挡住了视线,还没来得及看清下车的人是谁,那人已经在夹道的欢迎中慢慢步入餐厅。

“小黑猫,”菲迪亚斯面色不佳地拉回夏尔多的注意力,阴恻恻地用叉子的一头一下一下节律地敲着盘子边缘,“别管那是谁,待会她要是敢过来你就给我挤她一身的番茄酱,听到了吗?”

“喂!对待高级军官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太失礼了吗?!”要不是餐厅人太多,她差点就大声嚷嚷着跳起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了。

“你要对我们肩上的星数有阶级的概念,上官的话就是命令——何况我是军事法庭钦定,你的监护人。”少校的金色刘海下是一片怨气浓重的阴影,此刻的话语气也和他的脸色一样渣,“在战场上都没有绝对的自由,何况战场下——你只要清楚一点就好——那家伙是敌人。”

“哼,分明只是你的敌人吧?”

“这么说也没错。你只有两个选择,今天晚上跟我回去温暖的猫窝,还是去睡胡茬和胡茬子们冰凉的甲板。”反正整备班那群交不到女朋友的饥渴单身汉们巴不得舰上来个清纯妹妹以供养眼和调节心理健康,哪怕是心理阴暗的黑猫杀手相信饥不择食的他们也不会介意的——反正要疯也是在舰外。

出于尊严和对前任上司的恶劣学弟的抵触和反感,榭洛斯少尉一气之下将番茄酱全部挤到了自己的蛋包饭上,然后示威般地将空壳丢到一边:“现在你满意了吧?”

菲迪亚斯的眼神游移在餐厅门口和少尉之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那个也喜欢挑位子坐窗边的美女军官果然如菲迪亚斯所料地往这边走了过来,眼看菲迪亚斯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榭洛斯少尉充满正义感地从座位上弹起来并转身向来人大声劝告:“不要过来啊!”

与其劝告声同时发难的,是少尉背后一个金色的暗影,被淋成血色一片的蛋包饭连同盘子一起飞越了少尉的头顶,飞向了那位正在朝这边走来的美丽女性军官。

美女军官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一瞬之间拔出腰间家传的宝贵军刀,将迎面而来的危险物品连同盘子斩成两半。盘子的残骸乒乓的落地声唤回大家的意识,还是未入口状态的蛋包饭被切成两半无力地躺在击斩者的脚边不远处。

全一楼餐厅的军人们一片哗然。
榭洛斯少尉忽然发现大家的目光看向自己好像并不如期待中的那样友善,反而是窃窃私语里那种怀疑自己和上官在唱双簧的质疑感在审判着自己正义的真实。这种人多嘴杂场合,这样恶劣一等的上官,这样人数不成正比的“敌众我寡”,在战场上无所畏惧的少尉还真的有点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才好。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眼前那位美丽的女性军官原来很是面熟,自己在入狱前不还和她一样,身着那代表着对同盟军作战部队的深海蓝军服么?“华伦斯坦……舰长?”她原本很想称呼“华伦斯坦上尉”的,姓氏出口之后才发现对方的肩章好像已经超乎了记忆,入狱后的三个月里外面天翻地覆了自己都毫不知情——比如说连菲迪亚斯的肩章也发生了令人可恶的变化,这样。

“嗯,是我,好久不见了,榭洛斯少尉。”

“对不起,在下失礼了!”身体这才反应过来,见到上官第一件事雷打不动的应该是敬礼。

“别太介意,失礼的不是你,别紧张,坐下吧。”

“啊……是。”然后榭洛斯少尉惴惴不安地回到自己的原位坐下,看着华伦斯坦少校的副官为她端来一把符合其高贵身份的看起来就很高级的椅子,在长方桌对窗的一边坐下,对方饶有兴趣的眼神关注着正别扭得注视窗外,继续有一口没一口扒着盘里的杂烩饭往嘴里送、细嚼慢咽的某人。

前来休假联谊友好访问的深海蓝军服众顿时群情激愤:“太可恶了!这只金顶毛的‘乌鸦’怎么可以对我们舰长如此无礼!!”乌鸦——是对同盟军作战部队所有人对对海盗歼灭部队的一致的绰号。部队不同,肯定彼此互有成见,但是菲迪亚斯今天的种种举动和表现无疑在加深这种间隙,但是以这个恶魔的心理他才不会管战场上协同作战是多么重要,今日的间隙可能是明日的危机等等,只顾自己痛快——他甚至连“手滑了”这样蹩脚的借口都懒得说一句!!

哪怕背后洪水滔天,群情激愤的对象还是稳如泰山般无动于衷。
美丽的女舰长向后挥了挥手,部下们无不噤声,连餐厅里的其他黑乌鸦们都自动地停下进餐的动作,好奇心爆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并在心里选择待会要是真打起来的话是不是要帮自己的同类。

“你们这些海里爬起来自以为上了天就会飞的‘咸鱼’,也少在这里狗仗人势,空港‘埃斯佩利亚’可是‘乌鸦’的巢穴,‘乌鸦’们想让你们成为盘中餐只需要让空港的那些个谁‘啄’掉你们‘选帝侯’的‘眼睛’。”虽然话不中听,却说到了黑乌鸦们的心坎里。对同盟军作战的家伙们的根据地一般是美丽的海港,与美好的沙滩为邻,除开美好的沙滩海水美女冷饮之外,正因为对同盟军作战上头拨下来的经费宽厚不说,战斗中回收和缴获的同盟军的物资、从俘虏那里盘剥的利益,都让‘咸鱼’们个个腰包充实,年轻的军人们也都乐意往‘咸鱼’堆里挤。被分配到对海盗歼灭部队则不是太好,虽然不至于太穷,但是收入差距还是有,而且对海盗作战有时候往往还比对同盟作战更加危险因为海盗们发起狠来那可是比章鱼海怪还厉害——所以,当胡茬的雷蒙德上尉听到菲迪亚斯要带着小黑猫来到战列舰时,胡茬和胡茬子们从各种意义上发出了震彻全舰的欢呼。

眼看华伦斯坦少校的部下们个个额头上青筋浮出,压根咬紧,说不清什么时候美丽的女少校就会被他的毒舌所激怒,威武的军刀一挥,然后彪悍的‘咸鱼’们冲上来就将他没形象地一顿臭揍,万一揍出个生活不能自理那自己岂不是麻烦大了,榭洛斯赶紧劝她的上官少在这里煽风点火:“菲迪亚斯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侍者,”菲迪亚斯从落地窗的少许反射能辨认出来餐厅的侍者正诚惶诚恐地站在一边,“没错我是在叫你,给这只小黑猫再来一份蛋包饭,然后给这个滑轮点餐,饭钱结我账上。反正早餐时间还很长,联谊在中午还很久。”

“真是少见啊,你明知我谢绝关于你的一切,还特意请我的客?莫非是终于开窍懂得讨好上级了,菲迪亚斯上尉?”第一反应就是有内幕,虽然她知道菲迪亚斯不是个吝啬于金钱的人,但却从来没有请过自己的客,今天这嚣张之后又委婉的行事作风,才不像是菲迪亚斯的。

“呸!”菲迪亚斯恶狠狠地将快进嘴的半片胡萝卜吐得老远,终于愿意把一张又黑又臭的脸转过来,顺带散在肩膀上的半长发扫到了背后,哈迪尔用勺子明确地指了指崭新的肩章,“你眼睛脱窗了需要我给你塞回去吗?谁是我上级,谁是你下级,大白天的没睡醒啊?”

“你……!什么时候居然……”榭洛斯发现,滑轮少校的金边细框眼镜有了下滑的迹象,右臂也微微出现自我防护的姿势,菲迪亚斯的新肩章闪闪亮亮到略有刺痛了对方浅灰色的瞳孔。

真是的,自己在休假前忙于了解最后一些事务,忙到忽略了菲迪亚斯又升官发财的小道消息。

“有什么好吃惊的,”终于有目击滑轮少校罕有失态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冷嘲热讽的良机,“连海因里希都可以再30岁的时候爬到上校、你也能在24岁的时候达成少校,我又有什么理由要落在你们后面?”

“那24岁的舰长和27岁的MR驾驶员的差别,还是一目了然的差距啊。”

MR驾驶员?不不,我现在不开那个了,准备开小飞机去,任务是监护这个随时会敌我不分到处乱伸爪子的小黑猫,可惜又不能随便给她剪指甲。”说着用勺子指了指在不知道该怎么插话的小黑猫,“我知道你想笑,不过,在战略上藐视敌人还是在战术上藐视敌人,我们的见地可能不同,这点不再讨论。再者,军事法庭要是真把这只小黑猫判给了你,你的驯猫技术还不一定有我好——怎么说我也是海因里希上校最亲密的学弟和挚友啊~~~

“都说了多少次了!人家不是什么小黑猫!”一听到这个词,小黑猫立刻炸毛,高声抗议。

“将这么善良无辜的少女比作黑猫你真是太过分了,‘少校’。”这个称呼还真是很·不·习·惯啊。

“哼,想在乌鸦的巢穴里混,不将自己染得一身漆黑,那一定是会被当做异类赶出去的。”

厨师的动作很麻利,侍者很快就将榭洛斯少尉的蛋包饭重新上来一份,而且华伦斯坦少校赏光点菜的菜品也上齐——虽然难得这家伙开窍请客(算是升迁之喜?),本来想狠狠宰他一顿的,可是想到这个家伙和自己的财力不相上下,就算把这家餐厅今天的食物全部吃光,这家伙付账也不会眨一下眼的(但是会牢骚)。

“我说,你在这里开餐,你的部下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吃得如此优雅动人,是不是太不人道了点?”看着某少校兼舰长舒心地展开刀叉,又望了望她背后高耸笔直的人墙,菲迪亚斯真是觉得这顿饭简直能吃到胃穿孔,于是憋气地对她说能不能把这群人墙先遣散咱们吃了饭再说PK或者联谊的事。

然而榭洛斯则没有放过这个可以吐槽的大好机会:
“人道这个词本意很美好,但是从您这吐不出象牙的嘴里吐出来,那简直太不人道了!简直是凌虐!”

榭洛斯三番五次的拆台让菲迪亚斯有点面上无光,他可不想在来这里第一天就被自己的同类和一群咸鱼看笑话,只好铁青着脸再次对不听话的黑猫表示警告:“看来你今天真的很想去睡胡茬和胡茬子们冰冷的仓库甲板,那群技术宅们一定会热烈欢迎的。”

“乖,别听他的,要是他真的把你赶到那里去你就来睡姐姐这里的贵宾客房,气死他。”美丽的女少校不禁觉得倍有面子,不愧是海因里希上校的部下,说出来的话都这么合适得体,一语中的。

“呃,啊!感激不尽,华伦斯坦少校阁下!”她又条件反射地站起来对发出邀请的女主人敬礼。

看着那小黑猫还如此眷恋前上司和自己曾经披过的咸鱼皮,乃至对咸鱼们还如此友善亲密,实在是气不过,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脚踏在玻璃窗下面突出的台沿上,黑着脸拨通了“白银的龙王”的联络:“喂,胡茬吗?是我,菲迪。事态紧急千钧一发,我在‘黄金苹果’和小黑猫一起被一群臭咸鱼包围了,带着你的胡茬子们赶快滚过来,限定五分钟以内!超过五分钟下个月的工资评定大概会有一场好戏看我说真的……反正你们的联谊对象也在这里集结待命,干脆中午的就改到从上午开始算了……下午留点时间我搬好新家。你问咸鱼的头是谁?滑轮啊,那个和你同是战列舰舰长的、裙装永远膝下15公分——离我们梦想的尺寸永远差30公分的滑轮啊。就是这样了,五分钟后见。”

雷蒙德·A·伊修贝尔上尉兼舰长一边叹气一边心想着我可不可以回答对不起我已经滚远了,但最终还是开着扩音器对舰上的全体军人以及整备班宣布立即整理好内部事务然后集结下舰,前往“黄金苹果”餐厅迎接上官和同僚,以及进行休整期最受欢迎的群体联谊活动。早就等不及的大家欢呼一阵,风风火火比战场上战略撤退还快的速度呼啦啦地往休假场所赶去。

赶到餐厅的时候,雷蒙德总算放下了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他知道的,以菲迪亚斯那种恶劣到可以把一点微小摩擦升级到擦枪走火甚至火山爆发的性格,这里还没有凳倒桌翻,风卷残云的狼籍一片已经是上苍眷顾,还要有得于英明神武矜持克制的华伦斯坦少校发扬伟大的宽容和对部下的节制才能保证今天他是去接的两个大活人而不是尸体回舰上,在这么晴朗的天气里开追悼会是无论如何都不合适的,更何况身上这身黑乌鸦毛也不是专门为了葬礼而穿的(虽然参加葬礼可以很方便地不用换衣服)。

虽然派系之间有所成见,但是在酒精和食物的合力催化下,有什么间隙不能填平,有什么过节不能抛开?
结果大中午的,整个餐厅就醉成一片,东倒西歪的活尸体随处可见,幸好店家对这样的情形早已见怪不怪。

雷蒙德上尉握着朗姆酒的酒瓶和那群咸鱼们划拳划得上瘾,被医生下了禁酒令的菲迪亚斯朝果然被整备班的技术宅们包围的榭洛斯少尉那边走去,一把夺下整备班班长苦力Paul手里的酒瓶,趁醉意给换了一杯橙汁,那家伙很高兴地还在给小黑猫灌酒呢。为了和整备班们搞好关系,菲迪亚斯断然不会用上官的职阶去强行拉走榭洛斯让整备班的技术宅们产生不满,他心里很清楚的,整备班是整个舰上最不能得罪的群体,你可以不卖舰长面子,但是就不能让整备班对你产生不满——因为他们想要弄死你只需要在整备的时候拧松一颗螺丝钉。在这种情况下会变得豪爽的黑发少尉居然也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地开始和整备班建立酒精沙场上的革命友谊,幸好这些醉鬼没发现酒精已经被替换成了果汁。

“真是的,明明喝多了会酒精过敏,还真跟傻喝个什么劲,要真的三长两短进了医院,我怎么跟塞给我的上头,还有海因里希那家伙交待。”

“想不到像你这种性格恶劣的家伙也会关心下属啊?”

“你会错意了,我只是不想三天两头抱我家的宠物猫去医院看病,不然监护不力的我会被扣工资外加前途未卜的。”

“原来如此,恶魔对自己中意的东西也会好好照顾的。”

“对了,找你有事,过来楼上。

华伦斯坦少校断然不会想到过这个自己的政敌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而且以对立的性格和对立的立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彼此连面都不愿待见。没有喝酒的菲迪亚斯无疑是绝对清醒的,美丽的女少校思量了一会这家伙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还是狐疑地跟着去了楼上僻静的露台。

“海因里希到底怎么死的?”他的脸像极了气急败坏的军事检察院审理人员,可怕地扭曲着。

“……为了掩护部下而牺牲,这不明摆着的?”为什么还要重提旧事?明明是那么让人痛心的事。

“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他是很爱护部下,但是在战场上丢帅保卒这种傻瓜事哪像是他做得出来的!”菲迪亚斯的脸色不再像刚才那样铁青,但是因为激动而变得很可怕,不单像恶魔,更像怒火中烧的地狱魔王,“明明约定过的,会不惜一切代价向上爬,放着好好的前途不走,为了一些不必要的细节断送性命——我比谁都了解他,这绝不会是他的作风!!”

“你想说是我们‘内部’有人想要他的命,对吗?”

“难道不是吗?在那次让我再也不能享受美酒的宴会上,我和海因里希的杯子靠得那么近,我不小心碰倒了他的杯子——他是没事了,我却大事了。你以为这些就不是前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找我谈这些过去的事情到底还有什么意义?”面对情绪有些失控的人,女少校只能伸出手示意他先冷静下来,声音太大传出去难免隔墙有耳。

“黑幕永远不揭开,这些事情就永远不会过去——我可不想让我尊敬的学长、甚至是哪一天的我,哪一天的小黑猫……通通都死不瞑目!!”菲迪亚斯一拳砸到玻璃镜墙上,镜子里自己的镜像碎裂开来,每一条纹路的延伸都像是他不可化解的质疑和猜测还有复仇的情绪,“如果你还是个正直良善、把贵族的骄傲秉持在心里的军人,就不要推掉和我的这次交易。”

“……帮你调查海因里希的真正死因吗?”她微微地优雅叹息,那位令人尊敬的上官——她不是没有仰慕过,初听到殉职噩耗的时候也觉得震惊到不可思议,但是却从来没想到过菲迪亚斯会坚持这里面有黑幕。“好吧,你打算用什么筹码来交换呢?”对方可是恶魔,恶魔开出的条件无论如何都不是一般的。

好像被问到了痛处,菲迪亚斯英俊的面孔纠结了一阵,终于在“好像便秘两周终于濒临崩溃绝境边缘”的情形下,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那……将来我当上了大总统……你可以是全军唯一不用穿膝上15公分迷你裙的女性,成么?”

本以为刚才那么急火攻心,义正词严的家伙会用壮士断腕的壮烈感开出“我愿意用任何(包括肉体吗)代价去交换”的壮绝条件来达成和政敌的交易,结果还是低估了“江上易改本性难移”这句古谚在历史长河里久经考验的有效性。

左胸佩戴着二级女武神盾勋的华伦斯坦少校觉得自己的眼镜都快滑到地上了,对于这个和自己间距不足三十厘米、用认真的脸说着地痞语言的家伙,嘴角抽搐了几下之后从身后摸出一个准备用来预防各种骚扰情形出现的啤酒瓶

“我们还是换个角度,你把未来的大总统位子让给我,我就答应帮忙。”

榭洛斯少尉半醉半醒,好像听到头顶的上方传来一声啤酒瓶碎裂的声音。
大概是哪个醉鬼不小心踢倒了吧。
今天这么一天,就要这么醉醺醺的过去了……呐,所谓欢迎的仪式,原来就这么单纯啊……

喝不下了……嗝……@_@……


TBC





注 埃斯佩利亚:在古希腊语中意为“日落之国”,是对西班牙的古称,其实我想说菲迪他们所在空港在西班牙境内。

[ 本帖最后由 devil1019 于 2010-8-14 16:53 编辑 ]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0-07-17
……我的早餐,泪……浪费食物是不对的菲迪亚斯= =+
交易条件的黄字部分真破坏气氛啊啊啊啊【锤地】我差一点点就被感动了啊噗——
胡茬和胡茬子们这称呼真有爱,看到一次爱一次【掩面

PS:【据说,海因里希死于劳资纠纷和挖坑不填(来自KUSO版)【被爆头】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离线泡沫之夏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0-07-17
我只是来吐槽一个膝下15公分的裙子首先不方便走路,其次,军靴会被盖到裙摆里= =
军服那种紧身的裙装及膝已经很极限了=-=【泡沫MODE】

……您还真是失礼呢。(对着地上的尸体状物推眼镜,顺手洒了两把玻璃碎片。)【少校MODE】
离线踏歌行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0-07-17
看吧,其实我早就说虽然挂着萝卜片的名也不代表是吼叫版的热血萝卜片嘛。

联邦和同盟现在关系还没破裂啊……嗯,有看头有看头。这坑还蛮大很多东西可以搞。正篇走的时候还能写写小黑猫和金色恶魔的日常啥的。

你们加油 XD
This is not broccoli.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0-07-17
已经裂了,裂很大裂很久了,本片目前唯一逝者就是在对同盟军作战中挂点的。
露娜的角色“滑轮少校”就是地球联邦宇宙军对同盟军作战部队的成员,着深海蓝军服。
回首的角色小黑猫在以前也是这个部队的。
只有菲迪亚斯一直披一身地球联邦宇宙军对海盗歼灭作战部队的黑乌鸦羽毛,深黑色军服。

今番目更新就算是地球联邦军内部的日常了吧~~~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踏歌行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0-07-17
于是我发现自己将“对同盟作战部队”看成了同盟军的人……跪烧红的铁板谢罪 orz

海盗方面的人设需要帮忙么?
This is not broccoli.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0-07-17
原帖由 踏歌行 于 2010-7-17 15:49 发表
于是我发现自己将“对同盟作战部队”看成了同盟军的人……跪烧红的铁板谢罪 orz
海盗方面的人设需要帮忙么?


大需要!!正等着踏殿呢=-=!
It's not a question of can or can'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life you just do.
正しいの銀竜の飼え方法
セルフ(self)は君の傍に。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0-07-19
我觉的小黑猫一点没看出来难养
摩擦呀~这2人之间我们需要更多的摩擦XD
我很喜欢关于菲的“普通”的一面的描写
不然就满满少女漫画的感觉(笑

设定什么的~ 喊一声随叫随到
野生的雪拉比被蟲子嚇住了....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0-07-19
难养绝对不是物质层面上的……我说是精神层面。
因为太过留恋前任饲主的美好导致顽固和难以驯化= =
摩擦,你是指金毛乌鸦和小黑猫,还是和滑轮少校呢?
还有=。=“普通”到底指的哪一方面啊?

少女漫画是我的雷(扭头)。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0-07-19
追加插图1:某势同水火,各种严重不合的金毛乌鸦菲迪和滑轮少校。
分别是使用各自母语的口角,德语的乌鸦和希腊语的咸鱼。。。。。
第一次试画军服。。。。。。


[ 本帖最后由 devil1019 于 2010-7-19 10:31 编辑 ]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coretep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0-07-19
萝卜得拍成动画/做成游戏才能有热血的感觉,限定于文章就只有文戏……吗?

另:强烈建议让踏哥接一篇战斗的
离线踏歌行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0-07-19
暗炮你以为我很会写战斗么

或者说,在你眼里萝卜就一定要是吼叫系或者热血?
This is not broccoli.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0-07-19
原帖由 coretep 于 2010-7-19 11:17 发表
萝卜得拍成动画/做成游戏才能有热血的感觉,限定于文章就只有文戏……吗?
另:强烈建议让踏哥接一篇战斗的

=。=在拍成动画,或者做成游戏之前,怎么的也要先有剧本啊。
X国学者研究得出确实是先有鸡才有蛋,我们怎么也要把这文写出来了才可能有根据地去发挥其他各种形式的周边呀。

战斗剧情日后会有的,现在主要是先把大背景和环境构架起来,人物先让大家熟悉了,日后火拼有的是机会呢。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风间天马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0-07-19
萝卜不热血,萝卜背景还有P用,写凡尔赛玫瑰去
昔年一梦到南宫,彼时犹自尚慕容。
醒时惊觉仍独孤,容颜了却皆司空。


BLOG:白4月27更新 《神千道盗亦有道 终》点击:OCG-RPG DUEL AREA   点击:飞镖王Darts Inone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