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44398阅读
  • 214回复

[同人:现世之间]游戏王5D's同人《深空失忆》【5.22更新第二十二话 同貌的幻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hia諾涯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0-05-28
兩個同時= =+....雖然我想這麼說,不過這太強人所難了XD"。
看惡魔大最想更哪個吧。畢竟彩票和深空的後續我都很期待~

總之呼喝一句:加油,惡魔大!
Endless Knight。
安德利斯的守護/永恆守望者--發過誓,卻永遠守護不到你。

[url=http://shia8018.blog125.fc2.com/][img]http://i291.photobucket.com/albums/ll314/shiayang/banner.jpg[/img][/url]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0-05-28
菲殿你又挖坑了你真不厚道真不厚道
不过坑多就是美德 嗯(去死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0-05-28
何必以坑多来突出我呢,我相信比我坑多的大有人在。
我认为,身为同人作者,一定要把自己有爱的灵感及时记录下来并和大家分享,那才是一种美德。再者啦,我觉得我的坑只有彩票和这个耶,只要自己不想继续写下去的都叫烂尾楼,不算坑。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wolf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0-05-30
布游大好!
虽然我也不反对魔女蟹,不过还是这个最有感觉^ ^
不过……恶魔殿你那张图……为什么我觉得像求婚OTZ
坑什么的……有看的某就不会抱怨……
另:期待下文~
Riding Duel,Acceleration!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0-05-30
我是从魔女蟹——》M秋——》布鲁游这么跳过来的。
当然不是很想计较CP的问题,随心就好。

这就叫擦边球,我最喜欢打~

第一话正在进行中!!!不过,我在犹豫要不要画好了插图再一起放出来=-=那估计就很拖时间了,明天马上要下乡一个月了呢。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wolf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0-05-30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果然清水暧昧最好……
嗯,我也是从107开始萌这一对的,两个电脑强人,重看80的时候这两只一起编程的样子让我忽然莫名的激动……
下乡会很辛苦吧,大人要注意身体啊
Riding Duel,Acceleration!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0-05-30
就算是限制级我也写不来啊(废材的路过)……我的文总是充满了介于正经和暧昧之间的擦边球……握手,我也是看了107之后爱砰砰爆发了~终于明白为什么牛蛙山的人说阿布是KUSO GX第三季的有汗君,能和主角有共同爱好这一点非常的契合,当然有所区别的是,阿布更像是背负了骑士使命的特别存在。

可能最辛苦是环境的不便。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wolf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0-05-30
是啊,那一句“游星,等我”,让我激动的不能自已啊啊啊……
其实80里面已经有兆头了,龙亚那一句“这不就是形影不离的夫妇么”实在是……我什么都不说了……
所谓守护者,阿布其实相当不容易,不光人身安全要管,还要顺带帮忙各项高科技事宜,果然是特聘高级技工么……

不过下乡……我之前是学农来着,不知道一样否?那时候真是痛苦啊,天天顶着太阳去拔草……
Riding Duel,Acceleration!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0-05-30
这就是骑士的命嘛
我也是因为107超展开之后才回头去恶补阿布出场的集数,果然在第三季出现对主角来说关键的支援型角色是GX和5DS的共通点呢,他根本就是海螺壳ZONE指派去的全能型命运助推器,在游星最艰难的时候推了他一把。第73集里也很有看点,阿布光是两次墨镜视线扫射,就弄得螃蟹心神不宁XDDD太有威力了~~

但是我很担心/期待,KUSO GX的话,阿布和螃蟹迟早还会正经地决斗一次。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shia諾涯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0-05-31
極限同意23F的wolf桑!!
就在那"夫婦"之後布遊魂就像擦槍走火(?)般地燃燒了起來啊。

雖然改朝換代,布魯諾這人所扮演的角色仍然是對主角十分重要,一拍即合有志一同的超‧實力派演員主角往往無力招架啊XDD。
布魯諾的瞳孔也很特別。怎麼說,他的瞳孔遊戲王三代的正派人物裡我首次看見(黑寶玉和霸王等黑化人物不算)。光透不進去,彷彿有絕大深意及秘密埋藏在裡面的感覺我很喜歡。

布蟹要是將正經的決鬥一次的話,我會心疼的。
Endless Knight。
安德利斯的守護/永恆守望者--發過誓,卻永遠守護不到你。

[url=http://shia8018.blog125.fc2.com/][img]http://i291.photobucket.com/albums/ll314/shiayang/banner.jpg[/img][/url]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0-05-31
GX第三季的时候自从约翰到来之后十代的亲友团也是充满了醋意啊XD一切惊人地相似。
看起来严肃的官方也会偶尔照顾腐群体,给在台词上打打擦边球。

但是阿布自己也在74末尾对螃蟹说过,“我很期待再和你决斗的那一天”。
至于是以怎样的形式对决,我不知道,但这是一条已经明确的暗线。(TG系列快出新卡)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0-06-01
游戏王5DS同人 《深空失忆》


devil019


第一话 阶级的傲慢


你傲慢的资本,不过只是脚下的那几步看起来很高的台阶罢了。


21XX年,因为某些核大国对核武器的保管不善,某些心存恶念的恐怖分子利用骇客技术控制了核弹发射井,在全球引发了不曾预料的核战争危机,别有心机的说客和情报者在大国小国之间穿梭,原本应该冷静的人类高层们对对方互不信任,《核不扩散条约》终成一张废纸,扩充军备,积极备战,连小国也不得不抱团依附于拥有决定地球命运钥匙的大国,求得一线生存的机会。

那已经是一个OCG决斗风靡世界并经久不衰的年代,但即便如此,大国们的领导也不可能将如此重大的国家利益交给本国的决斗者去当赌博的筹码,当奥林匹克都维护不了世界和谐的时候,区区卡片决斗就更加不被他们所寄托希望。

“人类的历史只是在无限重复着愚蠢和不长记性的历史罢了。”普拉西多端坐在机皇帝会议厅的御座上,合上手边的电子书,如果不是需要偶尔温习一下人类可悲的履历,来参考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他才懒得去阅读这些犯呕的数据。“哼,我们的神如此英明,为什么非要要求我们定期阅读这些破坏芯情的读物。”

“叛逆的年轻人,连我们的神都号称需要不断补充新的数据来充实自己,你为什么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念书。就算那数据让你感到恶心,也是神派给我们的任务,只有继续研究人类失败的足迹,才能更好地指引他们到达不再失败的未来。”老爷子何塞批评了普拉蒂多的不耐烦,以一种老陈的调调再次向他明确神的谕旨。

“虽然神已经减轻了我们的负担,只要负责将这空舰都市-NEO·DOMINO上的人类引导向新的未来就好,但这100万的人口管理起来还是很费神……啊,真的还想有空去玩轮滑……”卢奇亚诺也跟着嘟嘴。

空舰都市-NEO·DOMINO,就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受到三位机皇帝所称的“神”之谕旨而下令修建的,带领可能是幸存者的、在ZONE看来还勉强有药可救的部分地球人类前往新次元、新宇系的新世纪诺亚方舟。在原来决斗都市-NEO·DOMINO的基础上,将整个临海的城市,通过奇妙的技术改建成为巨型宇宙飞船,通过特殊的技术连从海岸线其延伸12海里的海洋也整个包装起来。这项措施得到了整个决斗都市市民的赞同,抛弃了国籍和故土,为了保存决斗的精神和生存的希望而前往宽广的新宇宙,修建完毕之后,正式名称为空舰都市-NEO·DOMINO。空舰都市的建造和升空,史称“新·诺亚方舟启航”。



“喂,神是不是在责怪我们伊利亚斯特,连这么个地球的历史都修正不好,所以才让我们带着这些家伙出来寻找新的生存可能?”正太略有抱怨地嘟囔了一句。

“不好说,伟大的神所思考的事我们是无法全知的,只要按照它所提给我们的要求去做就是。”老爷子一向成熟稳重,不肆意猜测。

“是啊,‘伟大的神’,说到底还不是自己缩在海螺壳里睡大觉,把苦差事交给我们来做……宇宙漂流飞船团,这样和人类漫画里描写的幻想故事雷同,很有趣吗?”普拉西多愤怒地把无限次元剑指向卢奇亚诺手里的20世纪人类漫画《机器猫大长篇-宇宙漂流飞船团》,在三人会议厅里插科打诨的卢奇亚诺看漫画正来劲,没注意到普拉西多正对他很有意见,普拉西多再次被激怒,一剑刺穿正太手里的漫画,往上一扬,即刻将那本数据化的漫画给物理删除。

“普拉西多你个混蛋!别把你的情绪强加给别人!虽然我对人类也没多大好感,但是他们的创作能力我还是可以给B+的评价!!”正太开始在自己的位置上手脚并用地表示抗议,“你对工作有情绪关我屁事,不懂得调节心态的笨蛋!大笨蛋!!还我漫画!!”


“再看这种人类的古董物(20世纪的),你的智商也会一落千丈的!”

“我就要看怎么着!空舰都市的人类文明成果-ACG部分数据库已经被我锁定并保护了,你别想动一分一毫!不然我跟你算总账!”

“低能儿才看这些!”普拉西多忍无可忍地对卢奇亚诺咆哮起来,“你要想变得和人类一样宅吗?!”

“再低能也比你个中二和无赖要好!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用大菠萝妨碍那个墨镜男进行召唤(导致我们现在还判断不了他的身份),还偷了我的卡(万一龙印者找上我来决斗怎么办),把龙印者全部都进行记忆操作(何塞的计划都被你打乱了)!你到底有没有身为神之使者的荣耀感啊!你真是在秀比人类还下限的廉耻度!”然后正太的嗓门也骤然放大,对峙的眼神迎上普拉西多的斥责,“喔!我就算宅,至少也知道用轮滑锻炼身体!你只是个天天飙车的路霸飞车党和懒人!”


“你……你竟然把我的作风和人类的廉耻度相提并论!?!”普拉西多终于恼羞成怒,无限次元剑的剑尖几乎落到了卢奇亚诺的鼻尖,正太也毫不示弱,将自己的衣架子横过面前进行格挡。“怎么,说不过我就想打架了?别那么瞧不起人类,你的德性也不比他们好多少,哈哈~~~~

“严禁在会议厅吵架!!”忍耐线快要断掉的老爷子用力拍着座椅的扶手,但是两人的吵架字数依旧有快速攀升的趋势,嗓门一次比一次大。

三人会议最后在何塞老爷子的双拳飞出殴翻两个不听劝告的吵架大王做最抑郁的结束。





布鲁诺离开医院之后,就一直试图寻找被夺走的六龙卡片会被藏在什么地方。他并非对这样的事情没有预感,普拉西多的卑鄙和无赖让他真的不知道这个智帝的掌控者到底脑子里还装了多少进水的智慧。现在游星的状态已经是暂时无法离开医院,甚至连羁绊的星尘龙也完全想不起,这让他身为一个尚有记忆的,清醒的朋友看来,简直让他冷静冷酷的那一半人格都会觉得心痛。

『因为龙印者们的魂卡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曾经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们的卡片上贴过射频保护膜,我即使在远处也能接收到卡片现在所处的位置。』

「那你怎么还会找不到呢?」

『我也觉得奇怪,如果是在这空舰都市的任何一个角落,我无论如何也能得知它们所处的地点。』

「如果不在空舰都市内,会不会在我目前居住地类似的陨星小镇?」所谓陨星小镇,是通过固定管线附着在空舰都市旁侧的,含有必要开采资源的陨石,一般在这种陨石上,总会出现开采者聚居的小镇,直到资源被开采殆尽,陨石才会被放逐远离空舰都市,小镇又搬迁到下一个资源开采地。前不久,经过游星的努力,杰克和克罗的援助,被称为陨星镇的地狱无间使者-鬼柳京介成为了其中一个陨星的矿主和镇长;现如今,他被游星的副手通知,满足同盟其余三人通通遇害,鬼柳京介如何还能坐在镇上安心管理他的矿产,如果不是布鲁诺坚持让他听完电话之后再行动,说不定连他也会成为普拉西多的猎物。

『我觉得不会,机皇帝一向守着空舰都市为重镇,陨星小镇既被它们所不屑,而且随时会有被废弃的可能,普拉西多那家伙不会把六龙的卡流放到陨星镇的。』

「既然那位机皇帝如你所说是个性格中二,恶劣又卑鄙的家伙,或许直接将六龙的卡片扔进茫茫太空,不是更可能吗?」

『如你所说,我真觉得他一定干得出来。但是……我这次要冒险赌一下他的“仁慈”,相信那关键的卡片仍然还存在于某个我所能搜寻到的角落吧。』

「那,你心里有数吗?」

『想到一个地方,我必须得去一趟……这样,你能先赶到空舰都市内部,随时接应六龙的卡片吗?如果我有所不测的话,卡片就交给你保管,你想办法交到游星手上。虽然目前游星的记忆远远没有恢复到稍微理想的程度,但是你去的话,他一定会认得你。』

鬼柳京介对布鲁诺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是游星雇佣的超级机械工和5DS队的专属整备士,还听到克罗以及杰克抱怨自从布鲁诺来了之后,双方的对话量轻易超过了他们和游星之间的日常对话,还搞得车库里醋海翻波。昔日满足同盟的老大似乎只有在第二次从地狱走出之后才知道豁达宽容为何物,游星就算是他的恩人和挚友,京介也不至于孩子气到跟着杰克去闹醋酸脾气。他接到布鲁诺打来的电话很突然,听完了主旨之后有种被雷劈过的错觉,随后寄来的邮件里所附录的信息更让他体会到类似绝望的被剥夺感。忽然一瞬间,命运之神就发了脾气,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好朋友们统统夺走。在安顿和交待好了镇上的事务之后,鬼柳京介开着定制来的,自己还在暗印者时期驾驶的D轮,通过陨星小镇和空舰都市的交通管道,朝着空舰都市赶去。

只有一个地方——位于空舰都市最深的核心,除了极少数人知晓存在之外,始终成谜的地方。
治安维持局的地下有一个隐秘入口,当夜色降临,值班的人手不足,监视设备又被黑掉的绝妙时刻来临,就为潜入者营造了最佳的闯入时机。

普拉西多烦躁的芯态决定他真的不愿意在机皇帝会议厅安稳地学老爷子修生养性地打坐,那样会让他提前衰老得和斜对面那个胡子一大把的何塞差不多。他开始有点后悔把不动游星的队伍全部清洗,导致现在日常了然无趣,没人再有心思去老老实实研究对付他的机皇帝。尽管有些寂寞,但做出的决定绝不能够反悔,不然岂不是要被那个笑神经发达的欠扁正太给笑到死。六张龙卡到手,他本想痛快地烧掉或者全部丢进太空以求眼不见心不烦,但最终被何塞强硬地阻止,何塞让他将这些卡埋在某个地点,等待神谕告诉他们要怎么处理。

正当他百无聊赖准备开着自己的座驾外出兜风消遣找乐子的时候,某个警报在内置核心里大声嚷嚷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6龙的卡片被藏在这种地方。”当布鲁诺看到六张卡片被高高悬置于这地底的某棵大树上,带着墨镜的他实在忍不住想放弃严肃,真是猜不透普拉西多那家伙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在这个接受神谕的准·神之领域,6龙的卡片被高高挂起,难道是想在神面前证明他的功绩吗?“若他知道了神的意向正处在徘徊的命运岔路口,该是什么表情?”

正当布鲁诺将6龙的卡片通通收到口袋里的时候,被警铃大作给惊到的普拉西多从无限次元剑所劈开的空间裂缝里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自己的对面是正在被机皇帝们通缉的墨镜男时,连通常比较冷静的他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不动游星的看守者,你竟敢闯到这里来?!”

“既然我能找到入口,就说明我有进来的资格,或许,你应该检讨一下入口的安检措施太简单?”

“混账!这里是接受神谕的圣地,你这样的家伙……”

“算了吧,”墨镜男将目光放远到那机械和树木完美结合的巨大树丛,语气里包含了毫不掩饰的轻蔑,“我倒觉得,和你遭遇在‘审判之灵树-埃克斯迪斯’之下,真是莫大的讽刺。”



“!!”没料到对方会这么简明直接地点出有关地点的关键词,普拉西多再次露出略微惊讶的表情,然后他皱紧眉头,无限次元剑笔直地点在对方胸前两米远的地方。“你说你知道我们的事,而且你还知道这个秘密场所的所在……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危机感油然而生,原因也很简单。机皇帝的会议厅只是三人开会和闲来无事巡查统治的场所,每当神样要给他们将石板邮寄到空舰都市的时候,自然不会是用流星的方式那么野蛮地砸进巨型宇宙飞船来,而是像树上结的果实一样,时机成熟后就会自动出现在灵树下。灵树一半是黄铜色的机械底座,在机械底座上种植着有机植物,在这个宽阔的地下空间里,生长得翠绿茂盛,在模拟日光的光芒的映射下熠熠生辉。而且每当需要聆听神谕的时候,机皇帝们也会来到这里,恭恭敬敬地听取神的示意。而且三位机皇帝轮流值班,培育着灵树,绝对不能让其枯萎,否则不好向伟大的神样交待。因为治安维持局是整个空舰都市的最高治安和行政机构,所以治安维持局长官就掌管着整个空舰都市最深的秘密,这个地点也只有历任的长官才会知道。但,歌德温仅仅曾是知道这个地点,却不知最详尽的秘密是什么,真正掌握圣地秘密的,应该来说只有三位机皇帝了。

“实话告诉你,‘命运之神’根本就不信任你们……如若不是这样,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说着,布鲁诺挑衅般地晃了晃手里龙印者们的魂卡,嘴角轻蔑的嘲笑让普拉西多顿时颅内线路迅速升温,某根理智的保险丝瞬间烧断。“谁会相信你的鬼话!我们三皇帝一直是按照神的神谕在引领空舰都市,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胡言乱语!!”

“那好,我不说了,既然已经拿到这些重要的卡片,也就不留在这里让你感到碍眼了,再会。”

让人拿了东西从自己的领域里随意进出,对方视若无睹的傲慢激怒了普拉西多,眼前的这个人类到底掌握到何种程度的情报和技术他不得而知,但是他至少知道,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他走掉,否则今天轮到值班看守此地的自己在其他二人面前会颜面扫地的。

听到乒乓声和稀里哗啦哐当喀啦的拆房子声音,老爷子和正太终于发现普拉西多没有按预定习惯出门找消遣,而是在准·神之领域里很有喜感地和那个身份不明的墨镜男围着神圣的神谕传达地上蹿下跳地追打。

“普拉西多!不准在圣地搞破坏!要打出去打!”何塞真的觉得,身为不朽的机皇帝,普拉西多的举动实在是太过浮躁以及不成体统。年轻人的血气方刚并不是不能理解,只是用错地方就会营造出相当糟糕的结果。

“普拉西多你个混蛋!拆了这里以后还怎么接收神谕!何塞的石板还没送到啊啊啊啊!!!”正太双手紧捂面颊,开始气急败坏地惨叫。

普拉西多在这里拔剑乱砍的原因非常简单,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他对同僚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自己没有跟墨镜男在这里决斗的主要原因是——他通常都是开车子决斗,备用决斗盘忘在休息室,而无限次元剑必须用来攻击墨镜男不然他就会逃跑了。

“想从我手里夺回这六张卡片?用骑乘决斗来决出胜负也不错。上次没机会和机皇帝一决胜负,我也觉得稍微有点遗憾。”布鲁诺向他发出了最明确的挑战,他也知道,与其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还不如将那个逻辑线路比较简单的家伙引诱出去,自己要先完成计划,再考虑解决这家伙,而普拉西多的思考逻辑他早已了如指掌。

普拉西多傲然应战,其实是背后两道视线直直地打在背上,怨艾地盯着他不准再在如此神圣的地方搞拆迁,虽然他坚信自己一定会赢,但是内心却对对方手里所掌握的情报量感到芯中无底。而何塞和卢奇亚诺则默然地相视三秒,对六张龙印者魂卡被夺走表示一种绥靖的态度,本来他们就不赞同普拉西多那种想要切断龙印者之间的羁绊,各个击破的战术。无论龙印者们是否恢复记忆,只要魂卡再回到他们手中,就可以找机会再次激发潜力,让“回路”浮现……因为用这些分担了红龙之力的龙印者的力量,会比其他那些普通的决斗者所能提供的决斗之力要充沛和好用的多。

D轮轰鸣在高架的中央赛道上,但是先发一步的布鲁诺驾驶着三角鹰却一直在加速加速再加速,和当初试炼游星一样,丝毫没有要立刻和普拉西多一决胜负的迹象,后者开着D-智帝无限在后面恼羞成怒地死命追赶,拼命想要拉近可以发动高速世界2的骑乘决斗最大准许距离。

布鲁诺在头盔红色的风镜下狡然一笑,他真的不理解那位“命运之神”为什么会指派如此智慧与中二的二拼一角色来担当未来的引领者,如果是那个胡子一大把的壮硕老爷子,可靠度尚能说服人,就算是那个轮滑正太,看起来跟小大人一般也还勉强算过得去,背后这个外表稳重冷酷内在暴躁自傲的机皇帝又算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什么答案都好,有一点对布鲁诺来说是不会变的,就是心态上的优势。加速同调,最关键的两点就是速度和心境——技术含量很高和性能稳定极佳的三角鹰保证了疾速的可能,而布鲁诺本身则保证了心境想要达到CLEAR MIND的境界简直就是砍瓜切菜那么简单。

突然间,普拉西多目睹着跑在前面的D轮冲破了高架的防护玻璃,一跃而下。
“那混蛋是要找死吗!”显然,他低估了对方的一切,高架下面是另一条小路,直通海边。伴随着嚣张的笑声,那台长长的D轮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小路上,并毫不减速地继续飙车,当然,都追到这个份上了普拉西多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上次让他逃了,这次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想都不用多想,跟着对方从高架上冲了下去。

布鲁诺做事是很有目的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有少许迷茫,但最终做出来的成果没有一项是毫无意义的努力。
自从遭遇机皇帝开始,他就计算过自己有90%的可能性无法甩掉对方,除非使用决斗的手段。在无限轮展开的同时,自己就没有机会去做别的事情了。所以,要在这之前……

“三角鹰,暂时自动驾驶,时间10秒。”虽然这么做很危险,但面前好歹都是直路,拖一小会时间还来得及……他迅速将六张卡片封入一个密封罐,然后装入了三角鹰的侧面弹射器。“鬼柳?!在海湾B2区下面的海滩待命了吗?”

“准备好了!你还有多久到?”早就等不及了。

“过了前面的弯道就是,不过我被伊利亚斯特的机皇帝跟踪了,不打败他很难逃脱,你先准备接应游星他们的卡片,我会弹射到下面的海滩。”

“了解!”鬼柳京介和布鲁诺仅仅见过一次面,就是这次来到空舰都市,在危急之下的危险碰头。
记得游星发来的5DS队第一战胜利集体合照的时候,照片上一位蓝发的青年穿着着整备士的衣着站在游星和克罗的身后,杰克的旁边,笑得傻到令人无言。但这次和自己碰头的却是一个身穿D轮驾驶服,驾驶着一台造型极为科幻的单轮D轮,在代达罗斯桥上默然而立。克罗和杰克抱怨过治安维持局给他们推来一个流浪汉,鬼柳却一点也没看出来这个高大而严肃的D轮驾驶员哪里有流浪汉的气质,反而和他的车子一样,科幻得像未来世界来的人。对方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只是交待了一些重要的事,然后给了自己一个可以屏蔽追踪标志的半脸面具,留下了联络方式便匆匆离去。当鬼柳最后叫住他,问他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地步时,对方在墨镜下淡然一笑,说这只是身为看守者的使命而已,游星……算是非常重要的人吧?

鬼柳自己也笑了,是呢,那个家伙一直这样,总爱多管别人闲事,然后招来一堆麻烦上身。

墨镜的布鲁诺与他击拳约定,最后笑着说,所以才更不能丢下他不管。

三角鹰的两侧分别有三个圆圈,不知道内情的只会以为是一种纹饰图案,只有驾驭它的主人才知道真正的机关就藏在这里。在过那个弯道的时候,三角鹰的右侧传出强力的弹射声,随着砰的一下,目标被成功送出。在公路下方海滩等待的鬼柳京介听到了那个声音,罐子在路灯的照耀下,在空中划过夜光的轨迹。

鬼柳赶紧捡起来放进风衣的口袋,发动D轮即刻离开海滩。

“你这家伙做了什么!”普拉西多并没有看漏这一细节,要真的看漏的话身为领会神谕的管理者那也太失败了。但,看到是看到,他却没有机会去阻止,因为鬼柳处于他视线的死角,所以也没有看清公路下海滩上开走D轮的人到底是谁。

“决斗前的必要准备工作,现在可以开始决斗了。”总算甩掉了最棘手的包袱,他祈祷鬼柳能平安完成计划。

“啧!难道是龙印者的卡片……”连普拉西多自己犹豫,到底是应该先去追那头,还是继续……

“高速世界2SET ON!!”可是,布鲁诺已经不打算给普拉西多回头的机会了,他要让他后悔到底。“本来应该是游星的回合,看来我得替他代劳一个了。”

“上次在我的机皇帝面前毫无优势的你,这次又会有什么新花样?敢在我的地盘上放肆,这份代价,要你好看!”

“哼,口舌之快。不过,你的傲慢也到此为止了。”已经不会有杂鱼前来搅局,因为工场已经被炸得一干二净,应对大混战模式的程序布鲁诺也早就植入了三角鹰号,“你的幽灵军团已经被我解决干净,这次休想再妨碍我加速同调……游星的那份仇,我会找你算个清楚。”


当两人带着仇恨和厌恶互相碰撞着疾走过一个仿佛经历过的海边公路弯道时,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降临,带给双方极大的既视感

?”这里是海边公路,不像高架赛道会在骑乘决斗开始时自动广播“其他车辆请自动退让”的语句,而且,发出这种声音的生物也不一定能完全理解人类。它们只是单纯喜欢流浪,悠闲地穿过海边公路,去海滩上踩下自由的脚印,聆听海潮的澎湃的声音。

哲学书上曾经说过,一个人不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
那么,至少在人生的历程中,在同一件事上倒两次霉,是被命运之神所允许的吧?

“危险!”布鲁诺再一次及时撞开了压马路不看路的飞车党,在千钧一发之际确保了一只喵的生命,但是,他自己呢?

为同一只喵仔两次下海,这种事,他可从来没有料想过。

“哐嗵!!”因为惯性太大,在弯道没办法刹车,结果一如既往地撞破了很不结实的护栏,于海边的半空高高跃下。“呜啊啊啊啊啊啊!!!~~~~~~~”他惨叫着,眼睁睁地看着历史再次重复,一瞬间,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的使命到底能带给这个世界,这座城市,怎样无望和无助的未来。

迎接他的是漆黑冰冷的海水,还有深沉的无力感。
在坠入海中的几秒内,布鲁诺竭尽全力,做了他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海边公路上,普拉西多留下长长的一道刹车痕,终于停下,看着那护栏的破损处,他忽然芯生尴尬,不是明明要一决胜负的吗?他下了车,漫步走到那车祸现场,从破损处向下俯瞰:“这家伙,但愿他这次真的挂彻底了。”芯里如此祈祷着,却觉得光是这样目睹根本不保险,于是从剑鞘里拔出武器,向天空一扬,一个凌厉的下劈,招来一束雷电,落在那人坠海的地方,直达海底。“哼,别想再爬起来妨碍我了,不动游星的看守者。”

正当他准备走回停车的地方,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发现在不远处,那只差点被碾成一团肉酱的喵仔还惊魂未定地缩在路中央动都不敢动,如果再来一辆车恐怕真的不堪设想。

普拉西多狐疑地朝那只喵仔走过去,居高临下用严厉的目光审视了一番,然后用一只手拎起猫的后颈,血色的左瞳直直地盯住猫的面孔,好像一个残酷的食客正在打量他的下酒菜一样,吓得小猫筛糠似的发抖。
也许是看到生物们如同蝼蚁般卑微而恐惧的表情让他顿时芯情转好,他冷酷地笑了起来:“那个墨镜小偷果然是在挑拨离间,我觉得我的神明其实还是挺照顾我的……逆我者亡,就这样。”

最后,普拉西多开心地把喵仔丢到肩上,然后哼着小调开心地风驰电掣回去了。
而后,从卢奇亚诺惊诧的疑问句和颤抖的指尖看来,普拉西多似乎把这只猫当做了他的吉祥物?
“你你你……你怎么会带这玩意回来?!”正太对有毛的东西比较过敏。

天机。”这是神谕,有它在就能毁灭死敌的神谕!从一反往常的严肃,某种骄傲的笑容看起来,普拉西多的芯情豁然开朗,6张龙卡就算丢了就丢了,反正那些失忆且失意的一盘散沙又如何再能反抗机皇帝的统治? 就算恢复了记忆又如何,同调怪兽在机皇帝面前不过是一堆饲料而已!


“会议厅不准带入有机生物!”何塞明确地、严厉地告知普拉西多会议室严禁携带宠物入内。

“哼,要你们管。”当普拉西多坐回座位,并在座位上逗弄那只喵仔的时候,卢奇亚诺与何塞面面相觑整十秒,芯想普拉西多到底是哪根逻辑线路需要送修,并在今日的历史修正日记上大力写到“何塞!我不相信!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以及“卢奇亚诺,我看我们还是先把普拉西多这家伙修正了,再考虑修正历史吧”。

鬼柳京介算是很平安地赶到了医院,当他想起给布鲁诺打个电话说一切平安你那边甩掉钩子没,却发现那边早已无人接听。布鲁诺对他说过,如果联络中断,就意味着自己一定出事,无论如何首先要确保那件事。他有些迷茫,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在医院的花园坐了一会,花了几分钟思考,他还是觉得应该按照对方所说的,先带着龙印者的卡片去见自己的挚友。这些卡片,是那家伙冒着生命危险去空舰都市的统治核心里抢回来的,自己身为游星的挚友,被他数次拯救的人,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那是怎样的忘恩负义和辜负朋友。

游星的房间里仍然漆黑一片,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白天的一切都是欺骗,从刺眼的阳光到和蔼的医师,他感到空前的不信任,阳光是人造的光,医师也常常关心地问不动先生您现在觉得想起一些事了吗?只有夜晚才是真实,空舰都市的钢化玻璃罩外是货真价实的太空,星辰万宇尽收眼底……还会有人来告诉自己,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真实到底是什么,而自己也从心底愿意去追求。

那些虚伪的东西给他以恐惧,他不知道该信任谁,而那些布鲁诺告诉他的朋友,除了克罗,其他的他还没有去接触,或许,游星是在等待,等待迎回自己的记忆之后,再用感谢命运的心情去一一握住同伴的手。

布鲁诺那家伙,不是说好了晚上一定会来的吗?现在都已经敲响零点的钟声了。
正当游星忍不住要昏睡过去的时候,病房的门终于被小心地打开了,那小心的程度连窃贼都自愧不如。
他有些迷糊地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布鲁诺?”

“抱歉,游星。”走廊上的冷光灯晦暗地照亮他的背影,“布鲁诺不会来了。”

“为什么……”不是布鲁诺?那个人不是明明对自己说好的,直到自己完全恢复记忆之前,每天晚上都会来的吗?“你又是谁?”

“他应该是出事了,我是他的代理……还记得我吗,我是京介。”
当听到不动游星如此茫然的询问,意志坚韧如从地狱复苏的死神使者,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白色神殿领域——

次元的狭间是一个非常单调空洞而且十分无聊的地方,除了白茫茫还是白茫茫,连被称为神的ZONE也会觉得寂寞难耐。它现在陷入一个左手和右手打架的窘境。左手是指示机皇帝引领和修正人类的未来,右手是派遣看守者并赋予不动游星对自己引领道路的机会,它的内心相当地犹豫,要给人界和精灵界怎样一个未来才是最合适的。一切都像是一盘棋,只是,如果棋手只有一个的话,它的思维总是在波动中寻找微妙的平衡,终于有一阵它感到了疲倦,没有去管左手和右手到底是在怎样的交锋,它陷入了一阵的睡眠,醒来之后却发觉,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将一颗本来摆放在棋盘边的喵仔棋子,忽地横在了布鲁诺和普拉西多的面前。

“呃…………?!”糟了


TBC

[ 本帖最后由 devil1019 于 2010-6-1 15:45 编辑 ]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shia諾涯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0-06-01
此集主要感想:普拉希多好中二,布鲁诺你....(掩面哭)

看完之後普拉希多那个我本来就怀疑有中二病的家伙现在更加中二了,他的尊严已经在我心中近乎没有。不过和卢奇亚诺的对话却意外的喜感.......何塞老爷爷,您辛苦了。反正您看上去身体素质就不错(足以阻挡一台D轮),就算气到要崩坏形象一拳海殴一个您的机芯也不会因此冻结的,我如此相信喔喔喔喔。

“何塞!我不相信!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
“卢奇亚诺,我看我们还是先把普拉西多这家伙修正了,再考虑修正历史吧”。

这两句实在太经典了。

布鲁诺....我不知道该怎麽评价关於你再次因为小喵翻车的问题了。Mr.Zone---!!您就算无聊到昏昏欲睡也不是这样摆弄"棋盘"的吧?!这太冤了!阿布你阵亡的好冤!

普拉你这中二把喵带回去是想干嘛|||b.....战利品?!机缘?!

是说"芯"这用法还真好。我立刻联想到某TF同人......
Endless Knight。
安德利斯的守護/永恆守望者--發過誓,卻永遠守護不到你。

[url=http://shia8018.blog125.fc2.com/][img]http://i291.photobucket.com/albums/ll314/shiayang/banner.jpg[/img][/url]
离线devil1019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0-06-01
因为这集很KUSO(你看题目是看不出来的我是标题党),所以我字数爆了差不多10000……
对于把自己的冷静理智形象揉成废料踩在脚下的某中二就不要考虑他还有尊严尚存,尽情KUSO就好XD,反正我的坑里必定会有KUSO的炮灰。

真的,我深切的觉得,在修正历史之前,先把你们的同伴修正到正常状态吧XD
我自己都有被那两句笑到XD

MR.ZONE偶尔一昏头,命运棋盘的效果果然大不一样XD阿布你悲摧啊XD
普拉只是觉得那东西可能是自己的吉祥物……能让他看不顺眼的那个死敌两次下海XD
博客【砂上的楼阁】地址: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离线wolf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0-06-01
这也太悲催了……爱猫人士太不好当了,同一只猫,两次……
希望不会就此二次失忆吧游星还等着阿布你啊……游星那迷茫的几句也让我狠狠心疼了一把……
至于普拉西多,我该说何塞老爷子你打的还不够多啊……这家伙哪是欠修正,根本就是该回炉重装才对……
另:提个小小意见,序章部分的“D轮修理”可以改成“D轮调试”,感觉会更专业一点(请原谅我的专业癖= =|||)
Riding Duel,Acceleration!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